首页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农药资讯 女性话题 医药资讯 化工资讯 it资讯 戏剧歌舞 体育资讯 趣闻趣事 财经理财 灯饰资讯 更多
首页 » 读书心得» 内容正文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读后感

发布时间:2020-06-29 18:42:00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 村上这本书的书名,本身就很有意思。是一个长句,与那些五个字以内的书名相比,就显得别有一番韵味。

  得益于村上的名气,这个书名现在经常被当下媒体评论一些实时题材时所引用。举几个栗子,当我们谈世界杯时我们该谈论些什么,当我们谈马云离职时我们该谈论什么,等等不一而足。

  而事实上,“当我们谈XX时我们谈些什么“,这个连体式其实并非村上原创。谦虚的他,在书的最后提到,他敬爱的卡佛的短篇集“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谈论些什么)”才是他这本书标题的原型。

  不如如此,村上还专门登门拜访卡佛的夫人,以征求她的许可。当然,加拉赫也欣然同意。

  谦虚、平静,也体现在“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的字里行间,这也是我喜欢这边书的原因。——蓝迪"


  跑步,主要适合我的性格

  “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里,讲述了村上十次跑步的感想,除了一次是一九九六年的,其余都是在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的跑步感想。

  而实际上,村上是从一九八二年开始跑步的,至写这边书时已经坚持了跑步二十三年,每年一次全程马拉松。这个记录,放眼全球,估计已经是寥寥无几了。

  “长跑与我的性格相符合,只要跑步,我便感到快乐”。

  “在我迄今为此的人生中养成的诸多好习惯里,跑步恐怕是最有益的一个,具有重要意义。”

  “二十多年从不间断的跑步,我的躯体和精神朝着良好的方向强化。”

  村上把喜欢上跑步,归结于他的性格,这和他后来成为小说家的动因一致。追求一直存在于自身内部的安安静静。表达得准确一点,他性格是那种不以独处为苦的性情。

  “脚步声、呼吸声与心脏的鼓动交织一起,营造出独特的节凑。”

  村上早期并不是从事写小说,而是开餐饮。用他的话说,做服务业,无法拒绝形形色色的客人,不管顾客是什么人,只要不是太糟糕,都得笑脸相迎“欢迎光临”,于是改弦更张成为小说家。

  村上属五十时代的人,他开始跑步的时代,处于中国改革开放的时代。现在,国内喜欢跑步的人群越来越多,大城市马拉松的报名一票难求,也有很多人超越了村上春树的记录。

  但在跑步的道路上想把身体和灵活结合在一起的话,还是要读一下“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

  至少,村上作为早期一名优秀、专业的跑者,把他的完整心灵路程和长跑经历,提前给我们后辈完整地预演了。


  当我跑步时我想些什么

  很多粗心的朋友,容易把这本书看成“当我谈跑步时我想些什么”。情有可原,其实谈什么是从想什么而来,文学的产生来自于作者对生活的思考,再通过文笔呈现出来。

  实际上,跑步的大多数感想,并不在跑步的那一时段。可能在跑步之后,就像现在我写这篇文章时,不可能是在跑步的时候写一样。

  “我跑步,只是跑着。原则上是在空白中跑步。也许是为了获得空白而跑步。”

  跑步的时候,其实脑子里什么都不想,村上如是描述。

  “在寒冷的日子里,我可能思考一下寒冷;在炎热的日子里,则思考一下炎热;悲哀的时候,思考一下悲哀;快乐的时候,则思考一下快乐。”

  挺多如此。


  并不是一本推崇跑步的书

  在跑步中,身体得到了强化,腹部的赘肉也消失了。村上承认跑步对他的好处,这也可能是现在跑步人群中部分人跑步的目的。

  “对于长跑者而言,在跑完全程时是否能够感到自豪或者类似自豪的东西,可能才是最重要的。”

  “跑过一趟全程马拉松便会明白,在比赛中胜过或负于某个特定的人,其实不是特别重要。”

  “老实说,我觉得每天坚持跑步同意志强弱,并没有太多的关联。我能坚持跑步二十年,恐怕还是因为跑步合乎我的性情。”

  村上在书中也坦言。他从来没有向周遭的人推荐过跑步。“跑步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大家一起来跑步吧。”这类的话,他也极力不说出口。

  对长跑感兴趣的人,你就是不闻不问,他也会主动开始跑步。若不敢兴趣,纵使你劝得口干舌燥,也毫无用处。

  就像有的人合适马拉松,也有人合适高尔夫,还有人合适赌博。


  村上,专业跑者

  6月 260公里(每周60公里)

  7月 310公里(每周70公里)

  8月 350公里(每周80公里)

  这是村上在二零零五年的月度跑步记录,他这一年的目标是参加纽约城市马拉松。书中一章,村上详细回忆了他一九八三年第一次在雅典,自己一个人第一次跑完四十二公里的经历。

  “观众、终点棉带、人群的盛大声援统统没有。”

  “路边,连狗都躺在树荫下一动不动,究竟是死是活,看了许久还是看不出名堂来。天气热到这个程度。”

  在书中有更加细节的描述,值得一看。村上还参加了过一百公里超级马拉松。

  “世间大多数人恐怕都没有这样的经历。普通的健康市民一般不敢去干这种鲁莽的事情。”

  “而我只有过一次,比赛后好长一段时间对跑步都产生了抗拒情绪。”

  “我并挑战记录的无邪青年,亦非一架无机的机器,不过是一介洞察了自身的局限,却尽力长期保持自己的能力与活力的职业小说家。”

  村上如是说道。


  至少是跑到了最后

  村上现在极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今年8月5日,他一反常态,出演了东京频道的广播节目。

  在叫“村上广播-跑步与音乐”约50分钟的节目中,村上介绍了自己跑步时的私藏“歌单”,闲侃写作、音乐、跑步的关系,还回答了“村上迷”的各种有趣提问。

  在二零零五出版“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村上已经坚持了跑步二十三年。

  如今接近七旬的村上,继续坚持跑步了三十五年。

  而且每年一次马拉松。


  现代的“村上”们

  尽管村上还在跑步,但网络媒体上基本上是没有看到他的信息了。作为文学家,归隐于喧嚣的信息社会,也许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有幸的是,在我们身边,有着好多正能量的跑者,激励了我们的身体和心灵。

  再举个栗子。中山小榄的年叔,比村上还大几岁。两年之前还因为患病和“三高”,走路都要拿拐杖。如今,跑了二十多场马拉松。

  厉害不

《》出自:
球墨铸铁管价格 http://hkjum735196.51sole.com

筠筠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