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资讯 读书心得 农药资讯 女性话题 医药资讯 化工资讯 it资讯 戏剧歌舞 体育资讯 趣闻趣事 财经理财 灯饰资讯 更多
首页 » 女性话题» 内容正文

凤凰牡丹分集剧情详细介绍第4集

发布时间:2020-06-27 20:15:39

  伯建一入屋中,韩瀛珠从隐蔽走出来当场跪倒在伯建面前,面对韩瀛珠的如花面貌,伯建一时呆立当场忘记呼唤兵士护卫,韩瀛珠见伯建没有敌意,于是将自己父亲被洪顺陷害秋后被处决的冤情说了出来。

  在屋外等待的王尽忠久久不见伯建出来,心中立即怀疑屋中有人,蓝恩见状则表示屋中无人,皇帝之所以久久不出来,只是在净手而已,王尽忠没有相信蓝恩的话,当即呼来士兵准备破门而入,紧急关头中促豪忽然出现,王尽忠碍于促豪的身份,只得命令士兵按兵不动。

  不久之后伯建从屋中走了出来,里面根本没有第二个人,伯建回到宫中,私下将仲豪叫到跟前,问清楚了关于韩瀛珠的事情经过之后,叮嘱仲豪好好看护韩瀛珠。

  韩瀛珠见自己的冤情得到了皇帝的重视,当场激动得不知如何是好,此时仲豪询问韩瀛珠可有关于洪顺的罪状证据,韩瀛珠连称证据就藏在蕴儿的衣袖中,随后韩瀛珠带领仲豪来到了蕴儿的住处,岂料证据因为藏在衣袖的时间过长,全部都磨损看不清字迹了,这样一来,洪顺的罪证没有了。

  王尽忠获知韩瀛珠将洪顺的罪证弄坏了,当场开心得手舞足蹈,事后王尽在上朝的时候狠狠指责仲豪诬蔑自己,面对王尽忠的指责,仲豪心知已经没有对证,而皇帝伯建也不好偏护仲豪,只得当场对仲豪实施了小小的惩罚。

  韩瀛珠因为失掉了洪顺的证据,整日愁眉不展,而蕴儿也是一样,天天都是唉声叹气,凌风见状只得耐心劝慰蕴儿。

  一天深夜,韩瀛珠端着一碗热粥送到仲豪府上,二人在谈话的时候,韩瀛珠不小心打碎粥碗划破了手指,仲豪见状当场顾不上男女有别,径直拿起韩瀛珠受伤的手指替对方吸允鲜血。此时伯建忽然闯进仲豪的住处,一见二人亲亲我我,伯建当场大怒,随后便将仲豪唤到身边,声严利色训斥仲豪,同时命令仲豪闭门思过不得外出。这一切全部都被韩瀛珠听在耳中。

  待仲豪离去,韩瀛珠径直找到伯建,表示对伯建的做法不解。伯建则透露自己之所以对仲豪严利,无非是做戏给王尽忠看而已。韩瀛珠闻言方才解释怀。

  洪顺的证据被毁坏,韩瀛珠惦记尚在服刑的老父,于是决定回家乡寻找洪顺的新证据,此事被凌风得知以后,急得凌风当场表示要跟韩瀛珠等人一起出走。

  王尽忠本来以为伯建真的是在惩罚仲豪,事实上仲豪已经带着韩瀛珠离开了京城,王尽忠得知此事之后立即上报给皇帝伯建,伯建则装模作样派遣蓝恩去追拿仲豪。(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凌风隐隐觉得韩瀛珠会有危险,于是来了一个突然袭击,深夜突然造访匡杰的官府,匡杰的手下一见凌风出现,神色慌张不知该说什么话才好。

  事后凌风回到府上,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仲豪,仲豪心知凌风这一走,韩瀛珠的性命恐怕会有危险。

  匡杰将一个手下叫到跟前,左思右想之后,决定当晚杀掉韩瀛珠。深夜,韩瀛珠忽然发现有人想暗杀自己,于是夺命奔逃,恰好仲豪领着一帮手下来匡杰府上要人,匡杰没有料到仲豪会突然造访,吓得当场跪倒在地上。

  仲豪一见匡杰慌张的面色,立即问其韩瀛珠的去向,匡杰结结吧吧声称韩瀛珠在后院。仲豪一听心知不妙,当场带领凌风等人往后院奔去,一行人正好遇到韩瀛珠被杀手追杀。匡杰一见情况不妙,立即杀掉了自己的一个手下,把所有罪名都推在了手下身上。仲豪心知匡杰是杀人灭口,随后便带着韩瀛珠回到了府上。

  王尽忠得知韩瀛珠被仲豪搭救了,气得当场表示一定要跟仲豪斗争到底。事后王尽忠来到太后面前,开始在太后面前数落仲豪的不是。

  一日仲豪秘密写了一道奏折,吩咐太监蓝恩将奏折送到伯建手中。蓝恩拿着奏折一路穿行,眼看就要来到伯建居住的宫中,打旁边忽然冲出王尽忠的一个手下,手下人见蓝恩神色神秘,又见蓝恩手中有一道奏折,于是就想打开奏折看个究竟。蓝恩岂容王尽忠的手下观看奏折内容,当场巧言骗过王尽忠的手下人,将奏折成功送到了伯建手中。

  伯建刚刚看完奏折内容,王尽忠闻讯而来,由于急切想要知道奏折的内容,他连招呼也没打一声便闯进了伯建的住所,伯建见王尽忠如此无礼,当场对其大声训斥,把个王尽忠吓得跪在地上不敢多说一句话。

  蓝恩心知王尽忠闯入王宫就是想看奏折的内容,于是说服伯建把奏折交到了王尽忠手中。王尽忠看完之后才知道奏折的内容其实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仅是仲豪约见伯建一同外出游玩而已。不过王尽忠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很可能是仲豪借着外出的机会在皇帝面前参自己一本。于是王尽忠当场跪求伯建出宫之时事上自己一起去。伯建拿王尽忠没有办法只得同意。

  凌风来送药给蕴儿,由于已经对蕴儿生了爱意,凌风说话吞吞吐吐完全不像平时那般豪爽,蕴儿见状便给凌风取了一个外号:木头。

  伯建出宫游玩的事情实际是仲豪暗中计划好的。趁着伯建独自待在一间房中,韩瀛珠忽然进入房中向伯建喊冤。(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王尽忠得知韩瀛珠的出逃路线之后,秘密飞鸽传书给洪顺,嘱其暗派杀手除掉仲豪一行人。洪顺接到王尽忠的密信之后,当场召集一群杀手伪装成白狄外族人,在韩瀛珠等人前往美人关的路上,进行了一场出奇不意的伏击。

  韩瀛珠等人一见穿着外族衣服的杀手,开始的时候还以为真的是外族人,直到有人发现杀手穿着官靴之后,一行人才开始拿出武器迅速迎敌,在激战中,仲豪为了保护韩瀛珠,不幸连人带车坠落到山下的江中。与此同时,蓝恩领着一队人马赶到,得知仲豪坠崖之后,蓝恩火速分派士兵在江中各处搜寻仲豪的踪迹。

  仲豪被江水推到一处岸上,恰好被紫焉发现,紫焉一见仲豪身边的一块玉器,立时知道仲豪绝非平常人物。

  身在皇宫的伯建获知仲豪遇刺之后,当场悲痛万分难以自持,此时王尽忠故意把仲豪遇刺的事情推到白狄族身上,一旁的凌展见状当场反驳王尽忠是在胡乱降祸给白狄人。事后伯建决定亲自到美人关调查仲豪遇刺的事情,在钱贤的陪同下,伯建在路上与白狄人苏亚相遇,苏亚带领的一个小分队受了伤,其中的一个首领的胳膊脱了臼。伯建一见首领的伤情当场走过去查看。此时首领痛苦万分,请求苏亚持剑割掉手臂,苏亚心知别无它法,只得抽剑准备割掉首领的手臂,一旁的伯建见状赶紧阻止,同时声称自己带来的人可以医治首领的伤。苏亚半信半疑将剑架在伯建的脖子上,然后命令钱贤医治首领,如果首领的伤情没有好转,苏亚就立即割破伯建的脖子。

  钱贤来到首领身边,轻轻抓起首领的手臂,稍微捣弄一下就接上了脱臼的部位,其间首领痛得大叫一声,苏亚还以为钱贤是在骗人,根本没有治好首领的伤,当下正想杀掉伯建的时候,却听到首领发出了惊喜的呼声。苏亚回头一看,首领原先受伤的胳膊竟然恢复如初转动如常。

  苏亚这才对伯建友好起来,同时还表示卫国的国王就是一个昏君,伯建闻言追问原因,苏亚透露洪顺多年以来不只鱼肉卫国的老百姓,连白狄人也不放过,经常杀害白狄的商人,白狄族忍无可忍,只得在卫国边增集结军队防卫洪顺。伯建闻言当场表示一定会帮助苏亚。

  仲豪的伤势渐渐恢复,一日坐在床上休息的时候,紫焉带着丫环走了进来,一见仲豪,紫焉当场便认为仲豪就是当今皇帝,任凭仲豪如何解释自己不是皇帝,紫焉依然不相信。随后仲豪又问自己身在何处,紫焉透露仲豪所处之地正是大将军胡峰的将军府。(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仲豪幸得胡峰父女的照顾,不久之后伤势已经全愈,紫焉一直就把仲豪当成卫王,仲豪对此笑而不言,即不承认也不否认。

  一日,仲豪将紫焉叫到跟前,托咐对方帮忙寻找一个叫蓝恩的人,紫焉一问之下方知蓝恩是一个太监。

  伯建救了苏亚的伙伴之后,二路人马一起同行,在路上,伯建听完苏亚阵述洪顺的罪行之后,当场跟苏亚勾指头发誓一定要除掉洪顺。二人边说边走,忽然遇到洪顺派来的杀手,紧跟着双方一场大战,在大战中钱贤从马上掉落险些死于杀手之手,幸好被白狄首领眼疾手快救了一命。

  一场大战之后,众人相安无事,苏亚有感伯建的英明,于是将随身携带的一把短剑送给了伯建,伯建当场就收下了苏亚的礼物。这一切被钱贤看在眼里,正好白狄首领也在旁边,一看到苏亚送短剑给伯建,白狄首领忍不住发出了惊呼声,一旁的钱贤对白狄首领的举动无法理解,当场表示不就是送了一把短剑有何惊奇,白狄首领则透露白狄女人从来不会轻易赠送短剑给男人,除非是自己喜欢的对象。

  白狄大将军获知苏亚等人遭到了卫国军队的袭击之后,当场愤怒万分,接着便调集大军,做好与洪顺大战的准备。

  在紫焉的带领下,仲豪终于跟伯建相遇。伯建一见紫焉,心中立即产生了把紫焉许配给仲豪的想法,于是当场问紫焉可曾婚配,紫焉虽然心中觉得奇怪,但还是如实回答自己不曾回配,退下之后,紫焉跟随身丫环提及卫王询问自己婚配的事情,丫头也是觉得很是奇怪。

  凌风与韩瀛珠乔装打扮,于深夜偷偷来到关押韩瀛珠父亲的大牢,守卫一见二人便开始盘问起来。凌风便把一道假圣旨拿出来,声称是皇上的旨意要放掉韩瀛珠的父亲。守卫一见圣旨不敢多想,当场将韩瀛珠的父亲放了出来。

  洪顺一听韩瀛珠的父亲被人救走,气得当场杀掉了来报告的士兵,随后洪顺带领一群手下跟踪韩瀛珠父亲的去向,最终再次将韩瀛珠等人一并抓住。

  伯建得知韩瀛珠被洪顺抓住之后,心中异常着急,随后便开始布置救人方案。而苏亚则负责回到自己的故地,劝说白狄人不要跟卫国军队开战。

  洪顺得知卫王为了韩瀛珠的事情要治罪自己,心中不由恼羞成怒,当下便大骂卫王是因为韩瀛珠的美色所以才管这件事情,如果韩瀛珠长得不漂亮的话,卫王是不可能管这件事。随后洪顺又杀掉了一个手下人,同时做出一个重大决定:在卫王营救韩瀛珠之前便将其父女杀掉,如此一来,死无对证之下,卫王亦无法治自己的罪。(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洪顺将韩瀛珠父女以及凌风押完刑场,准备就地处决,伯建带领一群手下赶到刑场不远的城门口,此时洪顺下令开刀斩人,命令刚下,苏亚带领一群白狄手下赶到现场阻止洪顺杀人,洪顺一见是白狄人,当即召集士兵将韩瀛珠等人团团围住,打算将白狄人一起杀掉,此时伯建带领士兵冲到了刑场,当场声讨洪顺的罪状。

  洪顺面对皇帝非但不慌恐,反倒理直气壮表示要将皇帝一起杀掉。此时舅舅王尽忠归劝洪顺投降,洪顺先是动摇决心想投降,随后又掏剑想杀掉韩瀛珠。

  一旁的王尽忠见状当场射出一箭结果了洪顺的性命。

  仲豪一见王尽忠招呼也不打便自作主张杀掉洪顺,心知对方是杀人灭口,以便让自己逍遥法外。其余人也是对王尽忠的做法心知肚明,王尽忠面对众人的指责却谎称自己是救皇帝心切,一时情急才杀掉洪顺。

  事后伯建回宫,王尽忠心知洪顺是怎么的亲戚,自己也脱不了关系,于是假惺惺穿上囚服来向伯建请罪。伯建对王尽忠的所作所为早已心知肚明,但依然网开一面仅是对王尽忠做降级处理。

  不久之后伯建又封赏了韩瀛珠,仲豪等人,除此之外,还封韩瀛珠的父亲为义安君,另外还专门安排韩瀛珠居住在仲豪的府中,仲豪当场听到皇帝的安排,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伯建察觉到了仲豪的表情,于是询问仲豪是不是不愿意让韩瀛珠居住在仲府,仲豪赶紧表态表示愿意。

  事后,伯建故意找来钱贤问话,询问钱贤可知自己安排韩瀛珠住在仲府的用意,钱贤诚惶诚恐表示自己不敢猜测皇帝的用意。

  凌风一直对蕴儿情有独钟,眼见蕴儿的主人韩瀛珠的事情已经解决,凌风当场对蕴儿表示有意迎娶对方。蕴儿一听却是连连反对,表示要等主人韩瀛珠嫁了人,自己才能嫁人。

  苏亚来见伯建,请求伯建同意白狄与卫国人通商,伯建当场答应了苏亚的请求,随后苏亚便想告辞离去,伯建见苏亚如此着急离开卫国,遂劝其多住几天,奈何苏亚去意已决,伯建只得放行。

  苏亚在回故居的路上,与自己的哥哥相遇,哥哥早忆得知苏亚将贴身短剑送人的事情,于是故意追问妹妹赠剑的对象是什么人,苏亚由于害羞一个劲的声称自己的短剑是弄丢了而不是送人。

  伯建将王尽忠叫到宫中,故意问王尽忠是否知道自己安排韩瀛珠在仲府居住的意图,王尽忠当场大胆的指出伯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爱上了韩瀛珠,同时还出了一个计划帮助伯建夺取韩瀛珠的芳心。(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伯建始终对韩瀛珠念念不忘,王尽忠得知了皇帝的心思之后,当场给皇帝伯建出了一个主意,派遣仲豪上门找韩瀛珠帮伯建提亲,如此一来,仲豪无论对韩瀛珠是否有意,碍于皇帝的面子,必须要将爱人拱手相送,伯建认为王尽忠的主意非常好,于是将仲豪叫到了宫中。

  当伯建把事情说出来之后,仲豪当场跪地不请,声称自己也喜欢韩瀛珠,如果皇帝不答应成全这门亲事,则将长跪不起。面对仲豪苦苦相求,伯建不为所动,当场透露自己也非常喜欢韩瀛珠。同时询问仲豪为了韩瀛珠是否愿意放弃江山,仲豪当场表示只要可以得到韩瀛珠,哪怕放弃江山也是在所不辞,伯建闻言不再说话,而仲豪见无法说服伯建,只得含恨离去。

  事后仲豪来到太后宫前,把事情经过阵述了一遍,太后得知仲豪对韩瀛珠有意,于是决定帮助仲豪娶得韩瀛珠。

  仲豪向太后求助的事情传到了王尽忠耳中,王尽忠迅速跑到伯建宫中报告了情况,伯建得知自己的弟弟竟然找太后帮忙,当场气得七窃生烟。

  一日,太后召见紫焉,紫焉在太后面前伶牙俐齿,说了许多讨太后欢心的话,太后暗中看上了紫焉,决定将紫焉下嫁给伯建。此时王尽忠正好站在身边,太后便向王尽忠征询意见,王尽忠则为太后出主意。安排仲豪做婚礼说客拜会紫焉。

  仲豪答应了太后的安排,来到了紫焉的府中,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紫焉,紫焉早就想成为卫国皇后,当场便同意嫁与伯建。

  伯建得知太后要把紫焉许配给自己的事情之后,又得知婚礼说客竟然是仲豪,气得叫来仲豪一顿指责。仲豪面对伯建一样是理直气壮,表示自己非韩瀛珠不爱。自己之所以这样做也是逼不得已,二兄弟争论了很久,最后不欢而散。

  事后,伯建左思右想,主动来到韩瀛珠的住处,韩瀛珠一见皇帝来临有些手足无措,而伯建则神情谈定地主动向韩瀛珠表达爱意,并且表示此生非韩瀛珠不爱,不等韩瀛珠有所表示,伯建离开了韩瀛珠的住处。

  伯建来到太后的住处,开始跟太后理论,质疑太后为什么要拆散自己跟韩瀛珠。太后则询问伯建是不是为了韩瀛珠可以放弃江山,伯建当场不假思索表示愿意放弃江山。太后见伯建如此冥顽不灵,又拿出后宫三千佳丽说事,伯建则表示自己对后宫佳丽无感,唯独对韩瀛珠情有独钟。

  面对冥顽不灵的伯建,太后依然态度决坚,当场表示不久之后就要则封紫焉为皇后。(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太后当着伯建的面表示事情已经成为定局,隔日便会发布圣旨宣布伯建迎娶胡峰女儿消息。伯建见太后如此执着,无奈之下回到了宫中,此时王尽忠正好来拜见伯建,伯建一见王尽忠遂请求对方想一些办法。王尽忠心中不愿意帮助伯建,当场表示没有办法。

  伯建迎娶韩瀛珠心急,一见王尽忠推委,于是当场宣布复原王尽忠的官职,王尽忠一听自己又复官了,喜得当场就为伯建出了一个主意。

  伯建再次与韩瀛珠相见,并且对其表示无论如何也要娶到韩瀛珠。韩瀛珠回到仲豪府上之后,忽然对仲豪表达了真实想法,其实她的内心喜欢的人是伯建。仲豪一听之下悲愤无比,在仲豪的追问下。韩瀛珠透露在美人关刑场的时候,伯建为了搭救自己舍身挡箭,除此之外,还有以往过往种种的事情,一切都让韩瀛珠渐渐爱上了伯建。向仲豪表明心态后,韩瀛珠离去,仲豪呆呆地看着心上人离去,发誓一定要夺得心上人的芳心。

  王尽忠给伯建出的主意便是先太后一步发布迎娶韩瀛珠圣旨,不料太后比伯建行动更快,不等伯建发布圣旨,太后趁着朝会的时候当场命人宣读圣旨,内容便是伯建二兄弟分别迎娶韩瀛珠与紫焉。

  事后伯建再次向王尽忠求助,王尽忠又给伯建出了一个主意。婚礼迎娶当天,伯建将婚礼队伍暗中全部换成自己的人,然后将韩瀛珠婚礼队伍带到了自己的宫中,而紫焉的婚礼队伍则去到了仲豪的府上。

  婚礼当晚,伯建掀开了韩瀛珠的头盖,韩瀛珠一看是伯建,当场不由惊讶万分。伯建则平静地将偷天换日的计划告诉给了韩瀛珠。而韩瀛珠早就爱上了伯建,此番阴差阳错嫁到了伯建的宫中,令其心中欢喜不已。

  仲豪满心欢喜的来到新娘的房间,看着戴着头盖的紫焉还以为是韩瀛珠。当仲豪一掀开新娘头盖的时候,整个人有如晴天霹雳一样呆在了当场,本来是韩瀛珠的新娘变成了紫焉。而紫焉钟情于伯建,一见新郎竟然是仲豪,当场亦是悲愤万分。

  短暂的沉默之后,紫焉心知这一切都是伯建的安排,心中当即对伯建产生了恨意。

  仲豪在悲愤中想找伯建理论,却被伯建的手下钱贤阻拦在外面,无奈之下,仲豪回到屋内,因为气急不已当场吐了一口鲜血。

  隔日,伯建让王尽忠假模假样在朝会上惩罚婚礼队伍,随后又将胡峰调回了边关。

  伯建所做的一切,令紫焉恨之入骨,父亲临别之时,紫焉暗暗向父亲表示一定要帮助仲豪登上王位。(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因为心上人被伯建抢去,仲豪待在家中足不出户,整日借酒消沉。紫焉见状便来到仲豪身边,耐心的劝说仲豪要振作起来,日后一定要成为卫国的国王。仲豪一听便问紫焉为何要帮助自己成为卫王,紫焉则微笑着透露出自己想成为王后。

  在紫焉的开导下,仲豪渐渐振作起来。

  因为蕴儿也随韩瀛珠入了皇宫,凌风每日每夜都在思念蕴儿。凌展得知自己的儿子为了一个女下人如此消沉,遂责怪起凌风来。

  伯建娶到了韩瀛珠之后,对韩瀛珠关恩有加,每日每天都不离韩瀛珠。一日伯建带着韩瀛珠参见太后,太后却因为伯建不听从自己的命令怀恨在心,当场就将伯建夫妻二人拦在宫外不得入内。

  伯建知道太后在生自己的气,由于有要事在身,伯建临时离去,太后从下人回报中得知韩瀛珠依然在门外等待,于是传旨出去让韩瀛珠下跪,一旁的蕴儿见状赶紧劝说韩瀛珠不要下跪,韩瀛珠不听,当场跪在了地上,这一跪便是好几个钟头。

  太后认为韩瀛珠是在演戏给自己看,最后假惺惺的叫一个太监送了一床棉被披到韩瀛珠身上。韩瀛珠就这样一直等待太后出来见自己。不久之后伯建回来,一见韩瀛珠跪在地上慌得赶紧将对方拉起。韩瀛珠一见皇帝来了,当场便昏厥过去。

  事后伯建找来太医医治韩瀛珠,太医透露韩瀛珠没有什么大病,只是中了暑而已。

  紫焉得知匡杰的寿辰就要来临,遂吩咐下人准备了很多贵重礼品给匡杰,仲豪一见紫焉对匡杰如此大方,便问其原因,紫焉便将匡杰的官职以及拥有的兵马一一阵述出来,仲豪一听之下方知紫焉之所以送礼物给匡杰,无非是笼络人心。

  一日韩瀛珠领着蕴儿在花园中游玩,太后从对面走了过来,太后一见韩瀛珠主仆二人,心中有意为难二人,于是故意让蕴儿下跪,接着找了一个借口掌了蕴儿的嘴。事后韩瀛珠回到住处,伯建发现蕴儿的面部有掌印便问是怎么回事。此时刚好来了一个太监,太监便把蕴儿被太后掌嘴的事情说了出来。伯建获知事情真相心痛不已,当场赏了一对翡翠首饰给蕴儿。

  一日凌展进宫,凌见见状跟随父亲一同起宫,借着进宫的机会,凌风与蕴儿相见,二人互相倾诉心菲的时候被一旁的太监听到,太监迅速把事情告诉给了太后,太后得知宫女跟外人相会,遂紧急来找蕴儿,此时凌风已然离去。蕴儿一见太后出现吓得赶紧跪地请安。太后则开口追问跟蕴儿相见的人去了哪里。(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太后没有找到凌风,随后便将蕴儿关押起来准备治罪。韩瀛珠获知蕴儿被太后关押之后迅速来到太后的宫中。太后面对韩瀛珠的询问,当场表示蕴儿私自己与外人相见,是在扰乱宫中的风气,所以必须治罪。

  韩瀛珠情急之下便问太后是否真的亲眼看到蕴儿跟他人相会,太后则让身边的宁安太监说话,宁安当场对韩瀛珠透露亲眼见到蕴儿与一个男子相见。

  不久之后,伯建知道了蕴儿发生的事情,于是赶紧来找太后求情,见太后坚决不答应,伯建态度也开始强硬起来,表示一定要带走蕴儿,在伯建的坚持下,太后终于释放了蕴儿。

  紫焉一直就想与韩瀛珠相见,看看韩瀛珠到底有什么媚力抢走自己的心上人伯建。来到韩瀛珠居住的宫中,紫焉当场对韩瀛珠冷言冷语,韩瀛珠却丝毫不将紫焉对自己的态度放在心上,反倒热情的请紫焉入坐,然后热情的跟紫焉谈话。

  太后一直记恨伯建迎娶韩瀛珠的事情。一日宁安给太后出了一个主意,让太后以后有事没事就想各种办法把伯建叫来,以此分离夫妻俩,时间一长,伯建自然就不再宠爱韩瀛珠。太后认为宁安的办法非常好,隔日立即施行,邀请伯建喝茶。

  伯建来到太后宫中与太后一边喝茶一边聊天,不久之后太后又将孙夫人叫到宫中,伯建一见孙夫人来了就想起身借故离去,太后心知肚明立即叫住伯建不给放行,伯建不得已之下只得继续陪着太后聊天。

  韩瀛珠一直在宫中等待伯建回来,直至深夜也不见伯建的踪影,隔天伯建想要回宫见韩瀛珠一面,还没等他回到宫中,太后又派人来请伯建去喝茶聊天,伯建不得已之下只得再次回到太后的宫中。至此接连几日韩瀛珠都无法与伯建相见。

  韩瀛珠正在心急的时候,又有消息来报,家中的老父身患重病命将不保,韩瀛珠获悉父亲病危消息心急如焚,此时仲豪也知道了韩瀛珠父亲病危的消息,于是带着凌见去看望韩瀛珠的父亲。

  身处宫中的韩瀛珠亦想回家看望父亲,但是要离开宫中必须向皇帝报告。韩瀛珠便将钱贤请来,请求钱贤找皇帝说明事情,太监王尽忠知道钱贤想找皇帝,故意吩咐士兵关闭宫门令钱贤无从得见皇帝。

  仲豪带领凌见来到了韩瀛珠的父亲家中,韩瀛珠的父亲已经奄奄一息,嘴中一直呼喊着女儿的名字,同时韩瀛珠的父亲还跟凌风说起了蕴儿的事情,早就有意成全二人,只不过蕴儿跟随韩瀛珠入宫,韩瀛珠父亲便将此事放在了一边。说完这些话之后。韩瀛珠的父亲含恨离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韩安未能如愿见到女儿,当场含恨离去。事后伯建终于回到宫中见到韩瀛珠,韩瀛珠一见皇帝回来了,当场便将父亲危亡的消息说了出来。伯建闻言心中甚是奇怪,遂询问韩瀛珠为何当时不找自己秉报。韩瀛珠则将之前宁安故意关闭宫门不让钱贤见皇帝的事情说了出来。

  得到了皇帝的准许,韩瀛珠风急火赶回到家中,此时老父已然故去。堂屋中摆设好了灵位。韩瀛珠因为未能见上父亲最后一面,当场失声痛哭。一旁的蕴儿则向凌风等人透露宁安多日以来故意为难主仆二人,韩瀛珠父亲病危的时候,就是宁安故意从中捣乱,才让韩瀛珠无法及时赶到家中与父亲见最后一面。

  伯建有愧于韩瀛珠,不久之后亦亲自来到韩瀛珠的家中跪拜韩瀛珠的父亲。韩瀛珠见状赶紧将伯建扶了起来,表示伯建身为一国之君,跪拜父亲恐怕会折煞韩家人。

  事后伯建回到宫中,一想起韩瀛珠痛哭流涕的模样便不由怒从中起。在怒气的驱使下,伯建来到太后的寝宫,当场声严利色斥责了太后一番。隔天伯建打算参加韩瀛珠父亲的上坟仪式。钱贤忽然来报声称白狄通商使团已经来到京城。伯建闻言心急火焚,依然想去参加韩瀛珠父亲的葬礼,钱贤见状耐心的劝说伯建,最后伯建只得决定以国事为重。

  韩瀛珠为父亲举行葬礼之时,仲豪在一旁低声对韩瀛珠表示,日后不管遇到任何困难,他都会全心全力帮助韩瀛珠。韩瀛珠则冷言冷语叮嘱仲豪好好对待自己的妻子。

  中秋佳节来临,太后送了许多礼物给伯建,同时还准备了一些礼物让宁安送到了韩瀛珠的宫中。韩瀛珠主仆二人一见宁安公公来到,又得知太后送礼物给自己,主仆二人当场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太后是不是又想耍花样为难二人。

  宁安走出韩瀛珠的宫中,在路上遇到了伯建,伯建遂将太后赐给韩瀛珠的一只手镯赏给了宁安。

  赏月当晚,太后发现韩瀛珠身上少了一件手镯,于是询问韩瀛珠手镯去了何处,韩瀛珠则表示根本没有收到太后赠送的手镯。一旁的宁安见势不对赶紧当场请罪。而韩瀛珠亦不承认宁安送了手镯给自己。如此一来,太后便以为是宁安私吞了手镯,伯建趁机便治了宁安的罪,以此替韩瀛珠出气。

  一日伯建久不见仲豪,遂向钱贤打听仲豪动向,钱贤便将仲豪因为在街上替百姓出气教训宁安被太后责罚的事情说了出来,伯建闻言便将仲豪唤到宫中。仲豪一见伯建,神态语气颇为不屑。其举动惹来了伯建的不满。(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伯建一见仲豪参见自己的言行举止,心知对方是有意为之。原因自然就是因为自己娶了韩瀛珠。随后伯建苦口婆心的耐说仲豪不要再为了韩瀛珠的事情狄狄于怀,劝说完了仲豪之后,伯建当场赏赐了很多贵重的礼物给仲豪。

  仲豪将伯建赏赐的礼物带回家中,对紫焉表示会把所有礼物送给其它官员,紫焉闻言连夸仲豪已经知道开始网络人心了。同时,紫焉又向仲豪透露白狄使团来卫国与伯建商议通商的事情。仲豪当场表示一定要扰乱伯建的这件国事,以此破坏伯建稳固的王座。

  一日韩瀛珠以及太后等人在宫中游玩,有人刚好不小心捅掉了一座凉亭中的马蜂窝。随后马蜂到处乱飞,将孙夫人以及太后踅伤。事后韩瀛珠细心替太后医治伤处,太后一见伤势被韩瀛珠医好了,当场露出笑容希望韩瀛珠日后经常来后宫玩。

  韩瀛珠回到家中与蕴儿心情大好,一想到太后对自己的态度,韩瀛珠更是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希望。蕴儿也替主人感到高兴,一次与凌风见面的时候还把太后对韩瀛珠的态度转变说了出来。

  苏亚来到皇宫与伯建相见,得知伯建已经立了王后之后,苏亚又问王后是何人,接着苏亚表示希望能跟伯建成为兄妹。伯建闻言当场答应了下来。二人说话的时候韩瀛珠走了过来,伯建便叮嘱韩瀛珠好好陪苏亚在宫中玩几天。

  伯建将仲豪以及几个重要官员请到宫中商议与白狄通商的事情。不料以仲豪为首的几个官员纷纷反对卫国与白狄来往。理由是以前卫国与白狄战争结下的仇恨。伯建闻言依然想与白狄通商,仲豪见状当场带头向伯建下跪施压。在几个官员的逼迫下,伯建只得同意不再与白狄往来。

  宁安被伯建罚配做苦役,一日王尽忠来看望宁安,看着宁安蓬头垢面的模样,王尽忠忍不住对宁安进行了一番挖苦。不久之后仲豪也来看望宁安,宁安一见仲豪来了请求对方搭救自己。仲豪则劝告宁安日后好自为之。

  一日王尽忠来拜见伯建,并且向伯建透露胡峰在边关大力招兵买马的事情,伯建闻言甚是不解,当场询问王尽忠为何其它官员都不向自己报告这件事情。王尽忠忽然变得吞吞吐吐。伯建见状猜测其它官员都被胡峰收买了。此时王尽忠面色再次变得犹豫不决。在伯建的追问下,王尽忠透露了自己的想法,认为胡峰招兵买马,其它官员全部视而不见,估计全部被仲豪收买了。

  一日借着在校场上射箭的机会,伯建向凌展询问胡峰招兵买马的事情,凌展则认为胡峰的行为只是一种普通的扩军行为而已。(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日韩瀛珠与蕴儿在御花园中散步遇到了仲豪,仲豪一见韩瀛珠,当场便叫蕴儿去端茶,借此支开蕴儿与韩瀛珠单独谈话。韩瀛珠面对仲豪无可奈何,问其来御花园有何要事,仲豪则向韩瀛珠透露心菲,声称自己连日以来一直都在思念韩瀛珠。

  事后仲豪回到府中,紫焉冷语冷语提起仲豪在花园中与韩瀛珠相见的事情。仲豪一见自己的妻子知道了自己的行迹。当场不由惊异万分。随后仲豪觉得对不起紫焉,当场向其表示出了谦意。

  仲豪与韩瀛珠在花园相见的事情传到了太后耳中。本来太后已经改观了对韩瀛珠的看法,一见韩瀛珠竟然与仲豪私自相见,心中不由恼怒万分,当场叫来韩瀛珠恨恨训责了对方一番.

  韩瀛珠被太后训责之后再也不敢到花园中散步游玩。伯建见韩瀛珠多日不到花园中游玩,便问其原因。待得知了仲豪之前多次私自来花园中寻找韩瀛珠的事情之后,伯建火冒三丈将仲豪叫到宫中,同时强行逼迫仲豪要与紫焉同房。

  当天伯建便写了一道圣旨派遣王尽忠来到仲豪府上宣读内容。内容便是命令仲豪与紫焉同房。仲豪见伯建竟然连自己的私生活也要管,当场气得咆哮起来。王尽忠见仲豪目中无人,当场喝问仲豪对谁咆哮,一旁的蓝恩见状赶紧对王尽忠表示仲豪是对自己咆哮。

  入夜。王尽忠带领一帮手下站在仲豪的房外看守。仲豪与紫焉在房里面无法出去。紫焉劝仲豪稍安勿燥,听从自己的计划行事。第二天,仲豪带着紫焉开门出房,一见王尽忠等人还在房外,仲豪当场对所有人进行了一次封赏。

  苏亚再次与伯建见面。伯建提起白狄与卫国通商的事情表示无能为力,因为所有官员都在反对他。苏亚一听面有难色,当场透露要是卫国不与白狄通商的话,恐怕日后二国立即就有战事。伯建闻言表示愿意赠送一些物品与白狄国。苏亚则表示白狄国人员众多,卫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力赠送物品。随后苏亚与伯建依依不舍告别。

  自从与紫焉圆房之后,仲豪来见伯建的时候态度有了改变,毕恭毕敬的表示愿去镇守边关。伯建见自己的弟弟有了悔改之意。于是问其想去何处边关。仲豪表示愿意去狼牙关。伯建一听是狼牙关,再加上仲豪对自己的态度忽然来了个一百八二度的改变,心中升起疑心没有当场答应仲豪的请求。事后伯建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王尽忠,王尽忠经过一番思虑亦无法揣摩仲豪镇守狼牙关的意图。(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苏亚回到白狄部落,将在卫国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给了自己的王兄伯颜听,伯颜一听卫国不愿意与白狄通商当场愤怒万分,再加上得知苏亚赠送短剑对象就是卫国国王,而且卫国国王还立了王后,联想到苏亚回来的时候闷闷不乐的表情,伯颜将满腔怒火发泄在了卫国身上,随后便调派一小股白狄军队准备进攻美人关。不料胡峰事先早就做好了埋伏,将白狄的小股军队杀得大败而归。伯颜获知自己的手下遭到了胡峰的袭击,当即亲自调领大部队向美人关进发。

  胡峰等人正在家中庆祝大胜白狄小股军队的事情。忽然得知伯颜亲自带领军队攻打美人关,在场众人无不焦急万分,随便胡峰召集手下人进行商议,最后只得飞马快书向京城报告战事。伯建得知伯颜亲自带领大军攻打美人关,于是想趁机与白狄再次通商。不料在场的官员见状给纷纷反对伯建的提议,尤其是王尽忠,当场声称要是卫国同意与白狄通商的话,就说明卫国害怕白狄,如此一来,白狄日后便会频频对卫国发难。接着王尽忠又出一计,让伯建带领大军亲自征战。

  凌展闻言迅速站出来反对王尽忠的计划,劝说伯建调派胡峰与白狄作战。此时仲豪站出来向伯建请命征战,伯建生怕军权落在仲豪手中,当场反对仲豪征战。

  退朝之后,凌展与钱贤在路上谈起伯建征战的事情,凌展认为王尽忠是借此筑固自己的实力。钱贤亦对王尽忠在朝会上的表现头痛不已。

  事后伯建与太后商议美人关的战事,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太后闻言无论如何也不准许伯建亲自征战。伯建又回到宫中向韩瀛珠说起在朝会上发生的事情,韩瀛珠则表示自己身为一个女子,对战争一窃不通,只希望伯建不要受到伤害就可。

  王尽忠回到宫中,与几个手下商议伯建征战的事情,谈及伯建征战的事情,王尽忠嘱咐几个手下多找几个官员支持伯建征战。

  仲豪回到家中向紫焉陈述了朝会上发生的事情,同时仲豪透露已经看出了伯建害怕自己拥有兵权的心思,而紫焉则劝说仲豪暂时按兵不动,看看伯建接下来怎么走。

  伯建再次将几位重要官员召集到宫中,随后便当场宣布自己亲自征战的消息。钱贤闻言只得连连叹气。韩瀛珠得知自己的丈夫要出宫作战,立即找来一些像征吉祥的首饰挂件佩戴到伯建身上,并且叮嘱伯建注意安全。随后伯建穿上战衣来到皇宫门口视察军队,当场掏出宝舞士兵与白狄作战。(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伯颜得知卫王伯建亲自带领三十万大军来迎击白狄军队,心中先是一惊,随后得知王尽忠负责管理卫国军队之后,伯颜当场哈哈大笑,笑言卫国无能将,竟然委派一名太监主管军队。随后伯颜命令大将额森带领一小股军队引诱王尽忠。

  伯建等人正在军营中商议战事,王尽忠得知白狄小股军队来犯,当场便要派出大部队迎击。钱贤见状当场反对王尽忠的作战方案。无奈王尽忠仗着是皇帝身边的宠臣,三言二语便说服伯建派兵攻打白狄小攻军队。

  不久之后卫国军队遭到了白狄的重创,提及时下的战势,王尽忠当场劝说伯建赶紧撤回美人关。一旁的钱贤则劝说伯建不要撤退,如此一来,必会乱了军心。最后,伯建同意了王尽忠的建议,打算撤回美人关。

  一旁的胡峰见状主动请战,表示一定要不惜一切掩护皇帝撤退。随后卫国大军仓惶向美人关方向撤退。

  伯颜等人在军营中兴高采烈的喝着庆功酒,提及卫国的战斗力,伯颜言语中充满了不屑。苏亚则心事重重的劝说伯颜不要被一时的胜利蒙晕头脑,卫国有三十万军队不可小看,所以还是要跟卫国议和才是上策。伯颜一听苏亚又提与卫国议和的事情,当场脸色沉了下来,训斥苏亚不得再提与卫国议和的事情,不然一律法办。

  伯建带着大部队向美人关方向撤退的时候,忽然闻得士兵来报,胡峰的军队全部被白狄消灭了。伯建等人大惊,遂带领残余部队向美人关方向急速前进。此时白狄一路追击而来,将卫国军队杀得抱头鼠窜。在混乱中王尽忠仓惶逃窜,没逃出多远被几个白狄士兵围住,危险中胡峰忽然出现,当场杀死了几个白狄士兵。随后胡峰来到王尽忠身边,破口大骂指责王尽忠指挥不当害得自己损失了所有部队,说完话胡峰举剑杀死了王尽忠。刚将王尽忠杀死,一伙白狄士兵冲过来将胡峰团团围住,最后胡峰亦死在了白狄士兵的手中。

  伯建等人一路逃窜,最后只剩宁安一人陪伴在身边。宁安装模作样的扶着伯建在一土坡上坐下休息,然后悄悄来到伯建身后拾起了一根木头,回想到伯建往日玩弄自己落得服劳役的下场,宁安不由恨从中起,举起木棍就要击打伯建。恰好钱贤忽然出现在当场,慌得宁安赶紧收回木棍声称是防身所用。与此同时一伙白狄人来到,当场围住了伯建三人。苏亚一见是伯建,并没有当场透露伯建帝王的身份,而且吩咐士兵将伯建三人暂时押走听候发落。

  卫国上下得知卫国大败,所有官员一致要求仲豪继承王位。仲豪虽然有意当皇帝,表面上却故意推辞,声称要得到太后的同意才能继承卫国王位。(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太后病倒之后,韩瀛珠每日悉心照料。一日紫焉身边的一个女下人拿着主人新写的圣旨,声称要将太后赶出后宫。韩瀛珠闻言当场与女下人争论,最后女下人争不过韩瀛珠灰溜溜离去。

  不久之后紫焉态度嚣张的来到韩瀛珠的宫中与韩瀛珠谈话。韩瀛珠一见紫焉便要其下跪,紫焉声称自己是新立卫王的王后,理应是韩瀛珠跪自己才对,韩瀛珠闻言将之前与仲豪立下的三个条件说了出来,其中一条便是立韩瀛珠为太上王后。太上王后的级别高于王后,因此紫焉虽然贵为王后,但是见到韩瀛珠必须下跪。

  在韩瀛珠的威逼之下,紫焉没有办法,只得当场下韩瀛珠下跪认错。随后又站起来当着韩瀛珠的面声称事情不会就此结束。

  蕴儿来到橱房想为小姐做几道可口的饭菜,其间紫焉的女下人一见蕴儿来到橱房,当场训斥官事的太监不能再让闲杂人等进入橱房。太监碍于女下人是紫焉身边的红人,当场只得连连认错。

  太后喝了蕴儿煲好的汤之后忽然引发了哮喘病,太医来查透露太后是吃了汤才引发疾病的。此时紫焉忽然来到宫中,当场装模作样的过问太后的病情,随后还将矛头指向蕴儿,同时让管理橱房的太监指证蕴儿在汤中做了手脚。此时仲豪闻讯赶来,虽然有心帮助蕴儿,碍于紫焉在一旁也只是无可奈的看着几人争吵。最后蕴儿被士兵拖出去治罪。

  紫焉的女下人将橱房太监叫到一座凉亭外面,从身上掏出一只小瓶子给太监,太监见状有些犹豫,女下人则称是主人的吩咐,要换一些口味给太后吃。这一切都被藏在假山旁边的仲豪看得一清二楚。

  凌展来找仲豪商量与白狄对战的事情,提及卫国的军队,数量太少,只得区区几万,其中大部份还由民兵组成。

  伯颜与几个手下商议一番,决定与卫国进行最后的大战。与此同时,伯颜带上伯建以便当成挡箭牌使用。苏亚一听哥哥要把伯建当成人质威胁卫国,当场表示一定要跟伯建待在一起。

  白狄大军与卫国军队在卫国城外对峙,凌风领着军队一马当先。伯颜趁机将伯建拉了出来,声称如果卫国敢乱动就杀了伯建。凌风一见皇帝被胁持,气得当场大骂白狄无耻。此时伯建视死如归喝令凌风必须进攻白狄。最后凌风命令弓箭手万箭齐发射击白狄,直把白狄杀得落花流水逃走。事后仲豪向凌风询问伯建的情况,凌风透露只看到皇帝在白狄队伍中逃窜,至于皇帝性命如何是生是死则不明。(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苏亚将仲豪成为卫国国王的事情告诉给了伯建,伯建一听表面无所谓的模样,内心实是失落透顶。仔细想了想,伯建给苏亚表示,仲豪的做法其实是对的,如果卫国不另立国王的话,卫国军队就被白狄威胁不敢与白狄开战。

  苏亚再次来到伯颜的军营中提出与卫国谈和,伯颜左思右想,终于同意了苏亚的请求。随后苏亚便来到了卫国。

  一见仲豪,苏亚便把三个条件说了出来,第一个条件是将美人关,狼牙关,玉人关送与白狄,第二个条件是从此以后允许卫国与白狄通婚,第三个条件是允许二国商贸往来。谁知三个条件才提完,仲豪当场毫不客气的回绝了苏亚白要求。苏亚一见仲豪如此绝情,便将伯建拿出来说事。苏亚本以为仲豪一听到伯建的名字便会顾及兄弟之情,谁知仲豪依然态度坚决不答应苏亚的三个条件。

  不得已之下,苏亚返回了白狄军营处。随后苏亚便与伯建相见,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伯建闻言心灰意冷,声称自己注定是一死。而苏亚则劝说伯建,并且表示自己还有一个方法没有使出来。伯建遂问苏亚是什么方法,苏亚则闭口不语。

  事后苏亚再次来见伯颜,伯颜听说和谈失败当场就想杀掉伯建。苏亚急中生智表示放掉伯建,并且向卫国索要五百万两银子做为条件。伯颜一听再次同意了苏亚的建议。

  随后苏亚再次来到卫国王宫会见仲豪,并且说出了放人的条件。仲豪一听换回伯建需要五百万两银子,当场便回绝了苏亚的要求,苏亚见仲豪如此绝情,当场便指出仲豪是怕伯建回来夺了自己的王位。仲豪对此没有否认。随后便请走了苏亚。

  苏亚在回家的路上与随从左思右想,认为不能这样回去,不然一回去伯建就没命。经过一番思量,苏亚决定会见韩瀛珠。恰好此时凌风骑着马儿从街上驰来。苏亚一见凌风喜出望外当场拦住了对方。凌风一见是苏亚赶紧从马上跳了下来。问清事情经过之后,凌风找来两套卫国士兵的服装替苏亚换上,然后便将苏亚带到了韩瀛珠的寝宫。

  苏亚一见到韩瀛珠,便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韩瀛珠得知仲豪如此绝情,焦急之下再次来到仲豪宫中请求仲豪用银两换回伯建。在韩瀛珠的苦苦请求下,仲豪依然没有答应。韩瀛珠见仲豪不答应,伤心之际回到了后宫,随后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太后,接下来,韩瀛珠将伯建的所有妃子召集到身边劝说大家把值钱的物品奉献出来营救伯建。妃子们在韩瀛珠的劝说下纷纷将身上值钱的物体献了出来。(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眼见白狄大军逼近卫国,卫国上下一片慌乱。凌风入宫与韩瀛珠相见,并且对韩瀛珠透露了朝会上发生的事情。韩瀛珠心知伯建的江山恐怕难保。

  随后韩瀛珠找到太后商量另立卫王的事情,太后一时之间已是六神无主,在韩瀛珠的劝说下,太后答应立仲豪为王。

  随后韩瀛珠宣布仲豪入宫,并且当场对仲豪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个是要立太后为王太后,第二个是日后伯建返回卫国,仲豪不得故意怠慢,必须要以礼相待。第三个是日后仲豪退位之后,必须立宣王世子书杰为王。仲豪一听第三个要求当场反对,奈何韩瀛珠态度坚决,仲豪只得当场答应了三个要求。

  随后仲豪登基成为卫明王。回想伯建以往称王的威风局面,仲豪心中狂喜不已。入夜仲豪将韩瀛珠唤到一汉池塘边,回想当年与韩瀛珠相识不久在池塘见面的情景,仲豪忍不住当场抱住韩瀛珠对其示爱。不料却遭到了韩瀛珠的强烈反抗。此时蓝恩忽然慌张来报,在仲豪耳边悄悄报告了一件急事。

  紫焉终于如愿以偿做上了王后的位置,来到皇宫的时候,紫焉对宫中的女丫环态度蛮横,还当场扇了一个丫环的耳光。

  伯建三人被苏亚临时带到一处账营中安置。钱贤提及时下的情况,当场卫国会另立卫王以便与白狄再次开战。几个人正在说话的时候,忽然发现宁安不见了。

  宁安一直对伯建怀恨在心,趁着众人说话的时候悄悄溜出营账,随后便在白狄士兵的看押下来到了伯颜的军营中。宁安一见伯颜,当场便把伯建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伯颜一听原来卫王就藏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当场便带领一帮手下向苏亚的账营走去。

  来到苏亚账营门口,苏亚早就站在了外面。一见哥哥要来捉人,苏亚掏出短刀以死相抵。此时伯建走了出来,面对伯颜希望用自己的性命换来卫国百姓的和平,伯颜当场哈哈大笑,透露暂时没有要杀伯建的打算。随后苏亚的二哥给伯颜出主意,先把伯建暂时关押在苏亚的营账中。

  太后一直担心仲豪成为卫王之后报复自己。当年仲豪尚未成人的时候,太后曾经在某次冬季夜晚故意为难仲豪的母亲,让其进入冰冷的水中寻找伯建丢失的手镯。此事一直被太后记在心中,如今太后眼见仲豪成为卫王,心中担忧愈发浓厚,不知不觉间,太后一病不起。韩瀛珠获知太后生病,遂来看望太后。

  一见太后躺在床榻上一副忧心仲仲的模样,韩瀛珠遂劝说太后不要太担心伯建的安危。而太后则透露担心遭到仲豪的报复。(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凌风得知伯建的妃子以及下人们捐献珠宝首饰搭救伯建,心中感概之余找到蕴儿,把自己身上的一件贵重手镯捐献了出来。

  孙夫人身边的丫环小玲抱着一只贵重的瓷器准备拿到捐献现场。紫焉的女下人一见小玲便向其打听事情,一问之下方知韩瀛珠发动妃子们捐献财物营救伯建。随后女下人故意与小玲相撞,致其怀中的瓷器破碎,小玲一见瓷器碎掉了,当场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女下人便给小玲出了一个主意,偷偷去御库房拿取一只瓷器代替原来的瓷器。随后小玲便将新的瓷器带回到了宫中。韩瀛珠才刚刚将瓷器拿到手中打量片刻,紫焉便带领一帮手下人气势汹汹闯入宫中声称捉贼。韩瀛珠遂问发生了什么事。紫焉当场指证小玲进御库房偷了瓷器,同时让阮公公出来做证。面对铁一样证据,韩瀛珠只得让紫焉抓走小玲。不料小玲刚刚被士兵押走,由于害怕被处死当场逃跑,被士兵当场处决。孙夫人获知小玲死亡,伤心得当场昏倒在地上。

  韩瀛珠终于凑集了将近一百万两的银子,最后又跟妃子们数了数,还差五万,不得已之下,韩瀛珠找来苏亚请求对方自掏腰包填补五万两。苏亚当场大方的答应了下来。

  仲豪从紫焉口中得知韩瀛珠发动妃子们捐赠贵重物品营救伯建,一番思量之后立即调派一位大将军偷袭了白狄的军营,并且烧掉了白狄的粮草。伯颜得知卫军偷袭自己的大本营,重创了自己的军队,不禁气得火冒三丈。此时宁安在一边故意扇风点火,劝说伯颜应该杀掉伯建。在宁安的鼓动下,伯颜来到伯建的营房外面,将伯建与钱贤押到营账门口,命令二人跪下之后。伯颜当场表示要割下伯建的人头送到卫国。钱贤闻言护主心切当场请求伯颜先杀自己。面对即将到来死亡,伯建却是淡定自若接过伯颜手中的弯刀,当他正准备割脖自杀的时候,苏亚忽然及时赶来阻止了伯颜杀害伯建的行为。

  苏亚将伯颜带回到营账中,随后便当场将财物呈献出来。伯颜让手下人一清点,财物足足一百万两还要多。此时苏亚劝说伯颜实现诺言放掉伯建,不料伯颜因为之前被卫军偷袭怀恨在心,当场改变主意决定再向伯建的妃子们索要一百万两银子。不然就会再次杀掉伯建。

  苏亚面对态度强硬的哥哥,无可奈何与军营外面等着接应伯建的凌风见面,并且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凌风闻言恼怒万分,不得已之下只得回到宫中把事情告诉给了韩瀛珠。(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自从被苏亚再次救回性命之后,伯建重拾信心,暗中叮嘱自己必须要活着见到韩瀛珠。

  一日额森来找伯颜,当场指责伯颜而无信不放伯建回卫国。伯颜面对额森的指责理直气壮。直到额森要求伯颜除掉自己的军权,伯颜的态度才软和了下来,当场同意放伯建回卫国。

  不久之后白狄派出使臣去卫国参见卫王,卫王得知白狄要还伯建回来,当场命令蓝恩驱逐白狄来使。白狄来使只得回到军营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伯颜。伯颜见卫国无心接卫王回国,于是做出决定撤回草原,并且将伯建一并带走。

  白狄刚刚一撤走,凌展便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仲豪,仲豪闻言当场大喜。此时有官员建议乘胜追击白狄军队。凌展则认为不能再与白狄开战。最后仲豪采纳了凌展的建议,吩咐边关的军队不得骚扰白狄军队,任其一路通行无阻回到草原。

  事后仲豪心情大好,当场封凌展为大相国,同时又对凌风等人进行了则封。封赏完所有官员之后,仲豪大摆宴席喝得醉熏熏回到了寝宫。紫焉见夫君归来便将其扶到床上安息。隔了一会仲豪在睡梦中还呼唤韩瀛珠的名字。紫焉一听到自己的相公在呼喊其它女人的名字,心中酸楚不已,当场发誓一定要跟韩瀛珠斗争到底。

  隔天紫焉在宫中与太后不期而遇,随后紫焉对太后风言风语,并且将白狄坐地要价继续向卫国妃子催要一百万两的事情说了出来。太后这才得知自己的儿子实际上根本没有希望回来。随后太后找来韩瀛珠当面质问。韩瀛珠只得把事情经过如意告诉给了太后。

  太后随后又来到仲豪的宫中向仲豪求情,仲豪面对太后随便说了一些冠冕堂皇的话语,最后命令蓝恩送走太后。

  一天深夜,白狄行军休息,伯建与钱贤共睡一处。此时伯建与钱贤生死共患难难,一见钱贤衣着单薄,伯建便将身上的毛毯拉到了钱贤身上。一旁的苏亚见状遂除下身上的毛皮大衣,盖到了伯建身上。

  一日,紫焉将蓝恩召到宫中,声称打算将伯建原来的没有生育的妃子们全部逐出后宫。蓝恩一听遂建议紫焉应该打赏这些妃子而不是进行驱赶。紫焉一见蓝恩劝说自己,当场便冷下了脸,对蓝思进行了一番训斥之后,紫焉亲自实施驱赶伯建妃子的事情。

  韩瀛珠在宫中看到妃子们纷纷卷着包袱外出,一问之下方知驱赶后宫不育妃子是紫焉的主意。随后韩瀛珠找到紫焉,与其一番理论后,紫焉同意暂时将妃子们安置在宫外的庭院。(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紫焉驱赶宫女的事情招至仲豪的反对,仲豪劝说紫焉切莫再驱赶宫女,此举不但惹来大臣们的不满,也会使自己的威信下降,在仲豪的劝说下,紫焉当场向仲豪认了错。

  一日仲豪来到韩瀛珠的寝宫,再次向韩瀛珠表示爱意,韩瀛珠见仲豪依然冥顽不灵想得到自己,当场怒火万分喝令仲豪滚蛋。面对怒气腾腾的韩瀛珠,仲豪没有生气,反而平静的向韩瀛珠认错,二人的谈话被紫焉的一个女下人看到,女下人随后便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紫焉。

  一日蕴儿送茶给太后喝,路上与紫焉不期而遇,紫焉有意为难蕴儿,当场便将蕴儿拦下,询问蕴儿何去何从,蕴儿声称是给太后送茶,紫焉闻言指责蕴儿见到自己不下跪,当场抬手就想扇蕴儿的耳光,正好韩瀛珠赶了过来,一见紫焉要教训蕴儿立即利声阻止,在韩瀛珠的理论下紫焉只得放过了蕴儿。

  韩瀛珠领着蕴儿来找孙夫人,孙夫人以及在场的几个妃子一见到韩瀛珠,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飞也似的离去,韩瀛珠觉得好生奇怪,遂追到孙夫人身边问其发生了什么事情,孙夫人只得把紫焉不准妃子跟韩瀛珠来往的事情说了出来,如果谁敢跟韩瀛珠来往,将被赶出宫中。

  蓝恩拿着一个账本向仲豪报告国库资金情况,仲豪随即便下令减少太后一半的开支,蓝恩闻言只得照办。事后蓝恩来到太后宫中,向太后报告了仲豪减灭开支的行为,太后心知仲豪是有意为难自己,于是询问蓝恩应该怎么办,蓝恩想了想便出主意建议太后找紫焉帮忙说说情。太后听取了蓝恩的建议,隔天去找紫焉。紫焉正与一帮妃子在一座小桥上钓鱼,太后低声下气的透露自己的开支被仲豪减免了一半,并且希望紫焉帮自己在皇帝面前说说情,不料紫焉压根没把太后说的话放在心中,待太后一说完话又继续跟妃子们钓鱼。太后见状无可奈何,心中虽然对紫焉有所不满,当表面上不敢表露出来,最后只得无可奈何地在宫女们的搀扶下离去。

  伯建与钱贤被带到草原生活,伯颜认为伯建是个累赘,于是吩咐手下人只供伯建一个人的食物,伯建与钱贤已是生死共难,一见食物只够一个人吃,二人相互推劝对方食用。一日一白狄小孩生了病,钱贤遂为小孩治病,不多日便治好了小孩,小孩母亲非常感谢钱贤,送了很多食物给钱贤。

  中秋佳节如约而至,由于嫉恨韩瀛珠,紫焉剔除了韩瀛珠参加中秋活动的名额,事后蓝恩把事情告诉给了太后,太后得知韩瀛珠的名额被剔除,当场愤怒不已。(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太后得知韩瀛珠被除名的事情之后,找动韩瀛珠表示自己有办法让韩瀛珠到场。待中秋节日来临,满朝官员齐聚一堂的时候,太后带领韩瀛珠来到了活动现场。凌展一见太后到来,当场向太后下跪请安。

  一旁的紫焉见太后竟然把韩瀛珠带来了,心中恼怒不已,当场表示没有为韩瀛珠安排座位,太后闻言便拉着韩瀛珠装做要离去,凌展与仲豪一见赶紧叫住太后,随后便安排住了位置给太后与韩瀛珠入座。

  韩瀛珠在宴席上醉得一塌糊涂,仲豪亲自将韩瀛珠抱进寝宫休息,韩瀛珠在醉酒状态中依然呼喊着伯建的名字,仲豪听得心中发酸,暗暗发誓一定要夺得韩瀛珠的芳心。待仲豪一离去,紫焉来到韩瀛珠的寝宫,看着躺在床上昏昏入睡的韩瀛珠,紫焉一时之间怒中从中,当场纵火企图烧死韩瀛珠。最后韩瀛珠却从火海中逃了出来。

  紫焉一见韩瀛珠没死,于是与自己的得力手下一商议,决定暗中逮住蕴儿,让蕴儿诬告韩瀛珠与凌展等人窜通一气意图造反。隔天紫焉便将蕴儿抓进一间牢狱中,然后对蕴儿进行毒打,要蕴儿配合自己诬告韩瀛珠造反,不料蕴儿对韩瀛珠忠心狄狄,不论紫焉如何威逼恐吓,蕴儿依然不从。

  韩瀛珠经多方打听,得知蕴儿被紫焉抓住,于是韩瀛珠便找到仲豪向其求助,恰好凌风也得知了蕴儿被抓的消息,一行人在蓝恩的指引下迅速找到紫焉关押蕴儿的地方,紫焉一见仲豪等人出现,吓得当场跪在地上求饶,以此同时,蕴儿被凌风救下,并且把紫焉的计划说了出来,凌风一见紫焉竟然连自己也一起陷害,气得当场质问紫焉为何如此。仲豪对紫焉的行为亦是失望透顶,当场表示要休掉紫焉的王后位置。

  事后仲豪来看望蕴儿,韩瀛珠表示蕴儿已无大碍,此时一位大医忽然来向仲豪报喜,仲豪一问之下方知自己的妻子怀上了孩子。

  紫焉躺在床上休养身息的时候依然嫉恨韩瀛珠,声称一定要抓住韩瀛珠的短处报仇。

  凌风担心蕴儿的安危,左思右想之下决定带蕴儿离开宫中,韩瀛珠心知蕴儿跟随自己早晚还会出危险,于是同意凌风带蕴儿离开,蕴儿依依不舍离开韩瀛珠,路上遇到了凌展,凌展正为国事头痛,一见儿子竟然为了儿女私情要离开王宫,心痛之余训斥起凌风来,蕴儿本来就不想离开韩瀛珠,于是借机表示暂时不能跟凌风在一起,然后又回到了韩瀛珠身边。

  一日,蓝恩与匡杰向仲豪推荐二个官员担任重要的官职,此时凌展也来参见仲豪,一听蓝恩二人推荐的官员当场反对,仲豪见凌展言之凿凿,遂同意暂时不对二位官员委以重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蓝恩与匡杰回到府上,提起凌展在皇帝面前阻止蓝恩二人委任官员的事情,蓝恩与匡杰便对凌展恨之入骨,随后二人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利用大将军守益对付凌展。

  一日早朝,在退朝路上,守益叫住凌展邀请对方到府中作客,凌展见守益如此热情便来到了守益的府上。接着守益摆上一桌酒菜,然后拿出一盒装满金银珠宝的小箱子打算献给凌展,凌展一见守益贿赂自己,当场面色一变拍案而起,质问守益身为卫国大将,为何要行贿赂之事,在凌展的利声训斥下,守益当场跪在地上向凌展求情,希望凌展原谅自己一次,凌展告诫守益下不为例,随后便拂袖而去。

  待凌展一离去,守益愤怒不已狠狠捶了桌子一拳,暗暗发誓与凌展誓不二立。

  一日匡杰正在府中静坐,蓝恩忽然一脸喜色跑了进来,并且连连高呼有喜事,匡杰见状追问喜从何来,蓝恩便透露出之前守益行贿不成与凌展翻脸的事情。匡杰闻言亦跟蓝恩一样兴奋不已。

  伯建与钱贤被带到草原居住之后,二人一个每日行医,救死扶伤帮助白狄人,一个教白狄小孩识字读书,苏亚在一旁看得真切,叮嘱伯建要注意身体,伯建表示竟然来到草原,就不能白吃白喝,理应做一些有用的事情。

  宁安一直想致伯建于死地,某日又在伯颜身边说伯建与钱贤的坏话,伯颜闻言认为宁安是在胡说八道,不过经过宁安一番劝说之后,伯颜慢慢对伯建动了杀心。

  一日伯颜在营帐中休息,身边的妃女在伯颜面前提起了钱贤的好处,连连夸赞钱贤医术高民造福草原。伯颜闻言撺拭起手中的弯刀,语气中透露出杀气声称一定会好好招待钱贤。

  一日苏亚等人送食物给伯建吃,宁安在账逢外面偷听,事后宁安跑到伯颜的营账里面谎称伯建想要造反,而且还贪图苏亚的美色想要独占苏亚。伯颜闻言当场大怒,声称要杀掉伯建二人。

  宁安在营账内告密状的事情被一个妃女听得一清二楚,事后妃女火速来到苏亚住处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苏亚闻言一边赶往伯建住处,一边派人将额森将军召回。

  隔天早上,伯颜绑住伯建二人,对着白狄百姓声称要当场杀掉伯建二人,白狄百姓一听伯颜要杀二个卫国人,当场便有人向伯颜求起情来,随后苏亚也跟着一起求情,最后额森及时赶来,跪到地上请求伯颜把自己一起杀掉,伯颜面对众人求情,只得释放了伯建与钱贤。

  事后额森请求伯建好好留在草原中与苏亚相伴,接着额森又叮嘱苏亚,以后再发生什么事情可以立即去找他,交待完后额森离开了苏亚等人。(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平息伯颜欲图杀害伯建的事情之后,苏亚来到伯颜的营账里面劝说伯颜以后不要再对伯建动杀念。在苏亚的劝说下,伯颜终于露出了赞许的笑容。随后苏亚透露卫国与白狄再次开战,伯颜闻言面色一变,苏亚见状主动请求担任和谈大使与卫国谈判,伯颜闻言答应了苏亚的请求。

  隔天苏亚来到卫国,负责接见的是凌展,宫中的仲豪听说是白狄大使来了,当场表示不愿与大使见面。不过最后仲豪还是与苏亚见了面,苏亚苦口婆心劝说仲豪将伯建接回卫国,并且透露伯建已无做帝王之心,就算回国也不会打算再继续做卫王。仲豪却依然不同意将伯建接回卫国,同时还故意为难苏亚,声称想要卫国接回伯建,除非白狄可汗写一份道谦贴,再赠予卫国金银珠宝,卫国自然就将伯建接回。苏亚面对仲豪无可奈何,随后与凌风相见,在凌风的帮助下,苏亚来到了韩瀛珠的寝宫,韩瀛珠一见苏亚便急切的询问伯建的生活近况,苏亚见韩瀛珠如此思念伯建,遂出主意建议韩瀛珠逃出宫中到白狄草原与伯建生活在一起。韩瀛珠闻言声称自己早就有意离开卫国,只是宫中戒备森严,实在是难以出逃。

  蕴儿见状便请求凌风帮助主人出逃,凌风闻言面有难色,当场透露帮助王后出逃是死罪。蕴儿一见凌风犹豫,遂向凌风表示只要主仆二人逃出卫国,日后自己就可以与凌风长相厮守在一起了,凌风被蕴儿说中了心思,当场决定帮助韩瀛珠逃出卫国。

  一行人随后便开始进行秘密布置,不料却被紫焉身边的女下人偷听到,凌风将女下人抓住,当场就想杀人灭口,韩瀛珠一时心软劝说凌风对女下人网开一面,凌风闻言便击昏了女下人。

  待韩瀛珠等人一走,女下人苏醒过来,风急火赶跑回紫焉宫中向主人报告发生的事情,紫焉听闻韩瀛珠出逃,不怒反喜,声称日后宫中少了韩瀛珠自然就会变得清静许多。不料隔墙有耳,主仆二人的谈话被蓝恩听得一清二楚。

  随后蓝恩便把事情回报给了仲豪,仲豪闻言亲自带领军队出宫追捕韩瀛珠等人。

  另外一边,伯建在额森的带领下,来到与苏亚会面的地点等待韩瀛珠的到来。回想往年以白狄在此大战而败,伯建感概唏嘘不已。

  在苏亚的带领下,韩瀛珠等人一路急行,不料前方忽然出现一批军队拦住了去路,韩瀛珠见状遂向拦路将领求情,此时仲豪从后面追了上来,当场声称韩瀛珠若不返回宫中,必将处死在场所有人,韩瀛珠不得已之下只得返回。

  伯建依然不知道事情发生了变化,等待多时猛然看到苏亚回来了,还以为韩瀛珠也来了,当即喜出望外就想迎上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伯建一见苏亚从远处回来,当即喜出望外迎上前去,不料苏亚却没有将韩瀛珠带回来,苏亚一见伯建,面露惭愧之色,透露之前带领韩瀛珠出逃的时候被仲豪带人追了回去,额森闻言气得就想当场带领士兵回去抢人,苏亚拦住额森透露仲豪带了许多兵力。伯建见爱妻无法与自己相见,心中一急口吐鲜血昏厥过去。

  待苏亚等人将伯建接回草原之后,伯建一病不起患上了伤寒,苏亚见状便写了一张纸条向伯颜索要药材,不料宁安借机在伯颜面前搬弄是非,说服了伯颜禁止任何人医治伯建。

  钱贤见为伯建治病无望,当场便想去山上采草药搭救伯建,苏亚声称钱贤私自上山采草药是要杀头的,钱贤却是视死如归表示不怕死。接着在苏亚的引导下,钱贤乔装打扮上山采草药。

  韩瀛珠回到宫中与太后见面,太后见韩瀛珠返回来了便询问事情原因,韩瀛珠便把仲豪追踪而至把自己带回来的事情说了出来,太后闻言悲痛万分,心中对仲豪痛恨不已。

  一日韩瀛珠来找仲豪,向仲豪表示只要将伯建接回来,自己便愿意辞候仲豪,仲豪闻言语气冰冷,当场示意韩瀛珠回宫。事后仲豪对韩瀛珠态度冷漠,一日韩瀛珠与蕴儿在路上遇到仲豪的时候,韩瀛珠弯腰行礼,仲豪视如不见,径直从韩瀛珠走了过去,蕴儿一见仲豪对主人的态度如此冷淡,当场担心起日后的安危来。

  不久之后仲豪喜得贵子,由于是早产儿,小孩身体极其虚弱,仲豪便叮嘱太医好生看护小孩。至此以后,仲豪为人做事更为绝决,一日上朝的时候,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下令,以后谁再敢提伯建返朝的事情就立即斩杀。

  一日仲豪来到妻子身边看护儿子,紫焉有气无力躺在床上,一见仲豪来了,便立即说了一些气话,仲豪喜得贵子嗔怪妻子不要再跟自己呕气。

  钱贤冒着生命危险从山上采来草药治好了伯建的病,宁安趁机向伯颜报告钱贤私自上山采药的事情,伯颜闻言当场将钱贤绑到了面前,面对伯颜的质问,钱贤对采药的事情供认不讳,宁安见状便劝说伯颜杀掉钱贤,伯颜同意了宁安的建议,并且让宁安负责杀害钱贤,另一处的伯建从苏亚口中获知钱贤被杀,不顾一切的向伯颜营账狂奔而去。

  宁安得意洋洋的从一位白狄大将腰上摘下一把弯刀,杀气腾腾向钱贤走了过去,钱贤忽然叫宁安先停下来,宁安以为钱贤害怕,当场露出不屑的笑容。钱贤则问伯颜卫国方向在何处,自己在死之前一定要叩拜故乡。伯颜闻言随手往钱贤身边指了一指。(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钱贤面对卫国方向说了一些愧对祖宗的话语之后,让宁安举刀杀害自己,就在宁安准备杀死钱贤的时候,伯颜忽然阻止住宁安,并且替钱贤松绑,夸赞钱贤是一名忠义之士,随后伯颜要求钱贤归顺自己,钱贤闻言当场表示宁死不会归顺白狄,伯颜见状便再次赐钱贤一死,钱贤当场表示愿意死在伯颜卫士的刀下,伯颜便允许了钱贤的要求。待卫士将刀对准钱贤准备下手之时,伯建忽然闯了进来,此时苏亚也闯了进来,并且透露已经跟伯建行了男女之事,伯颜闻言大怒,当场要杀伯建,此时额森赶了过来,向伯颜透露自己早就知道伯建与苏亚行房之事,伯颜闻言气得怒不可遏。最后在苏亚的带领下,伯建与钱贤安全返回。待伯建等人一走,伯颜心中又怒又悲,仰天长叹声称输给了卫国人。

  事后额森单独找到伯建,要伯建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苏亚,不料伯建当场婉谢额森的请求,透露自己在卫国已有妻室,所以不能跟苏亚在一起,额森闻言大怒,从身上抽出一把弯刀喝斥伯建,此时苏亚从营账外面走了进来,一见哥哥与伯建发生争执,当场便来到伯建身边对哥哥表示一切都是自己自愿的。

  蓝恩等人设宴款待朝中几位官员,其间匡杰透露立仲豪儿子为世子的事情,几个官员闻言便有二人官员当场表示反对,指责匡杰背祖忘宗,最后,待几个官员一走,蓝恩与匡杰又商议拉拢凌展支持立仲豪为世子。不料匡杰才把事情说出来,凌展当场训排斥匡杰背祖忘宗。

  事后匡杰找来守益与蓝恩,把凌展的态度说了出来,守益闻言当场表示要除掉凌展,蓝恩则劝说守益切莫轻举妄动。

  一日蓝恩来到紫焉宫中,询问紫焉是否愿意自己的儿子被立为世子,紫焉闻言当场有些无奈的表示,虽然心中愿意,但是伯建的儿子书杰已是世子,所以自己的儿子不可能也能成为世子,蓝恩闻言当场表示已经联合了匡杰等人拥立仲康为世子,只要王后去咨询一下仲豪的意思,如果仲豪也愿意自己的儿子被立为世子的话,蓝恩等人誓必全力拥护仲豪。紫焉见蓝恩等人如此拥护自己,当即便去到了仲豪的宫中,与仲豪谈了一番话之后,仲豪亦是非常希望自己的儿子立为世子。

  随后仲豪便召集凌展等人商议封自己儿子一个王位的事情,除了凌展以外,其它官员一律同意仲豪的做法。

  苏亚等人提及宁安,无不恨之入骨,最后钱贤使了一计陷害宁安,就在宁安被伯颜处决的时候,伯建忽然主动替宁安求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宁安虽然被伯建救下,心知却是依然痛恨伯建,暗中发誓以后有机会一定除掉伯建。仲豪大婚纪念日来临,紫焉在宫中摆了一桌好菜等待仲豪回来,而仲豪却偷偷去了韩瀛珠的宫中,韩瀛珠也摆开了一桌好菜纪念与伯建的婚礼,蕴儿边陪着韩瀛珠喝酒,边与韩瀛珠谈话,在谈话中,蕴儿询问韩瀛珠当初为何弃仲豪选择伯建,韩瀛珠透露当初虽然仲豪帮助过自己,但是事后观察仲豪为人行事,眼神中暗带一丝杀气,相比仲豪,伯建则是心慈手软许多。仲豪站在门外听着韩瀛珠拿自己与伯建对比,随后离去,蕴儿听到门外有人走动的声音,赶紧起身察看动静,不一会便从门外拿着一条玉佩回来,韩瀛珠接过玉佩一看,当场便认出玉佩是仲豪的。

  紫焉在宫中久等不见仲豪回来,恼怒中来到韩瀛珠宫中寻找仲豪,韩瀛珠表示没有看到仲豪,紫焉不行,当场从桌上拾起仲豪的玉佩质问韩瀛珠为何骗人,蕴儿一见情况不妙便替主人辩护,紫焉在怒火中不但扇了蕴儿一吧掌,还当场将宫中酒菜掀翻。

  一日仲豪接到白狄来使通商的要求,仲豪随后如何蓝恩凌展等人,询问大家是否同意与白狄通商,凌展当场表示同意,匡杰亦是如此。仲豪见重要官员都同意卫国与白狄通商,于是便写了一封同意通商的圣旨送给白狄大使,伯颜在营账中接到卫国皇帝的圣旨之后,当场哈哈大笑,周围的将士见状纷纷跪在地上庆祝白狄与卫国通商成功,随后苏亚又替伯颜出了一个主意,趁着与卫国议和的大好机会再次把伯建送回卫国。伯颜闻言心有担忧,认为仲豪本来就不喜欢伯建回卫国,白狄人再把伯建送回去,自然会遭到卫国的拒绝。苏亚听完伯颜的言语之后当场透露了一个计划,伯颜极其赞同苏亚的计划,当即便把事情交给苏亚办理。

  不久之后仲豪再次从手下人口中得知白狄打算把伯建送回卫国的事情,仲豪本来就不希望伯建回来,当即便装模作样召集卫国官员开会商议伯建回国的事情。

  阿吉悄悄来到卫国,随后便与凌风蕴儿相见,最后阿吉把苏亚的计划告诉给了蕴儿,蕴儿又把计划告诉给了韩瀛珠,在韩瀛珠的策划下,宫里宫外开始散布仲豪不愿意接伯建回卫国,意图让伯建客死他乡的传言。

  仲豪面对传言坐立不安,最后逼不得已只得紧急召集卫国官员进行商议,待仲豪发问是否让伯建回来,凌展起身出列当场表示同意,匡杰却是当场反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凤凰牡丹第29集剧情

  仲豪左思右想,第二天上朝的时候,终于答应将伯建接回卫国,凌展一见仲豪肯接伯建回来,喜得当场高呼万岁,接着,仲豪又问谁愿意去接伯建,话音刚落一个小官站出来请命,仲豪随后又表示接应伯建的队伍只能是一个人。小官闻言赶紧退了回去。凌展一见无人愿意接伯建回卫国,当场表示自己愿意前往白狄。仲豪却不愿意让凌展去,最后,凌展推荐自己的儿子凌风,仲豪终于同意让凌风接送伯建回卫国。

  凌风出发之前与蕴儿等人做了一番简短告别,随后只身一人来到了白狄草原,伯颜一见只有凌风一人,当场面色不快,声称卫国仅派一人接送伯建,显得过于轻视白狄,凌风面对伯颜的质问在面不改色的进行了一番解释,伯颜听完凌风的解释之后不再为难凌风,同意伯建回国。

  随后伯颜又将宁安叫到账中,不等宁安说话,伯颜表示要将宁安一起送回卫国,宁安已经在白狄待习惯了,一听伯颜要送自己回卫国,当场跪在地上请求伯颜改变主意。伯颜见宁安如此慌张,当场透露出自己的计划:自己之所以安排宁安回卫国,无非就是让宁安讨好卫明王,然后调拔卫明王与伯建的兄弟情,离间兄弟二人相互残杀。宁安闻言终于同意回卫国。

  事后宁安扮成一副可怜吧吧的模样,主动找到伯建,当场向伯建下跪,同时请求伯建将自己也一并带回卫国,伯建见宁安如此可怜,当场同意了宁安的请求。

  随后一行人来到接应地点,负责接送伯建的只有一台小轿,额森见卫国如此怠慢伯建,当场表示要是伯建愿意待在大草原,日后可何其荣花富贵。伯建婉谢了额森的好意,乘做小轿往卫国方向而去。

  仲豪在朝上与官员们商议如何迎接伯建,凌展提出的几个迎接方式都被仲豪一一否决,最后仲豪表示不会弄出什么大排场迎接伯建,说完话拂袖而去。

  回到寝宫,仲豪召来匡杰,秘密命令匡杰在迎接伯建的路上埋伏刀斧手,到时要是伯建见到自己不叩拜的话就当场杀掉,匡杰闻言有些犹豫,但一遇到仲豪威严的眼神只得同意了仲豪的计划。

  伯建乘坐的小轿来到了城门外面,守卫宣布宁安与钱贤暂时不能与伯建同行,伯建只能一人去拜见仲豪。随后在轿夫的抬送下,伯建进入城门来到了会面地点。

  仲豪带领一帮手下远远的看着伯建的轿子落地,接着轿帘掀开,伯建先是在轿中往两边看了看,随后便从轿中走了出来。一见仲豪站在远处等待自己,伯建稳了稳神,大步走到了仲豪身边。

  仲豪左思右想,第二天上朝的时候,终于答应将伯建接回卫国,凌展一见仲豪肯接伯建回来,喜得当场高呼万岁,接着,仲豪又问谁愿意去接伯建,话音刚落一个小官站出来请命,仲豪随后又表示接应伯建的队伍只能是一个人。小官闻言赶紧退了回去。凌展一见无人愿意接伯建回卫国,当场表示自己愿意前往白狄。仲豪却不愿意让凌展去,最后,凌展推荐自己的儿子凌风,仲豪终于同意让凌风接送伯建回卫国。

  凌风出发之前与蕴儿等人做了一番简短告别,随后只身一人来到了白狄草原,伯颜一见只有凌风一人,当场面色不快,声称卫国仅派一人接送伯建,显得过于轻视白狄,凌风面对伯颜的质问在面不改色的进行了一番解释,伯颜听完凌风的解释之后不再为难凌风,同意伯建回国。

  随后伯颜又将宁安叫到账中,不等宁安说话,伯颜表示要将宁安一起送回卫国,宁安已经在白狄待习惯了,一听伯颜要送自己回卫国,当场跪在地上请求伯颜改变主意。伯颜见宁安如此慌张,当场透露出自己的计划:自己之所以安排宁安回卫国,无非就是让宁安讨好卫明王,然后调拔卫明王与伯建的兄弟情,离间兄弟二人相互残杀。宁安闻言终于同意回卫国。

  事后宁安扮成一副可怜吧吧的模样,主动找到伯建,当场向伯建下跪,同时请求伯建将自己也一并带回卫国,伯建见宁安如此可怜,当场同意了宁安的请求。

  随后一行人来到接应地点,负责接送伯建的只有一台小轿,额森见卫国如此怠慢伯建,当场表示要是伯建愿意待在大草原,日后可何其荣花富贵。伯建婉谢了额森的好意,乘做小轿往卫国方向而去。

  仲豪在朝上与官员们商议如何迎接伯建,凌展提出的几个迎接方式都被仲豪一一否决,最后仲豪表示不会弄出什么大排场迎接伯建,说完话拂袖而去。

  回到寝宫,仲豪召来匡杰,秘密命令匡杰在迎接伯建的路上埋伏刀斧手,到时要是伯建见到自己不叩拜的话就当场杀掉,匡杰闻言有些犹豫,但一遇到仲豪威严的眼神只得同意了仲豪的计划。

  伯建乘坐的小轿来到了城门外面,守卫宣布宁安与钱贤暂时不能与伯建同行,伯建只能一人去拜见仲豪。随后在轿夫的抬送下,伯建进入城门来到了会面地点。

  仲豪带领一帮手下远远的看着伯建的轿子落地,接着轿帘掀开,伯建先是在轿中往两边看了看,随后便从轿中走了出来。一见仲豪站在远处等待自己,伯建稳了稳神,大步走到了仲豪身边。(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伯建来到仲豪身边没有做任何表示,仲豪一见伯建不向自己行礼就想伸手示意刀斧手出列杀害伯建,伯建忽然跪在地上称呼仲豪为陛下,仲豪闻言取消了杀害伯建的主意,当场称呼伯建为王兄。

  事后钱贤来参拜仲豪,仲豪见钱贤如此忠心,便想重用钱贤,不为钱贤主动要求跟伯建住到一起,仲豪见状便废除了钱贤的太傅职位。

  伯建来到南华宫,终于与韩瀛珠相见,入夜俩睡在床上,相互诉说着相思之苦。

  宁安找到蓝恩,请求蓝恩在皇帝面前替自己说好话,同时还掏出一些贵重珠宝放到了蓝恩的手中,蓝恩得到了好处,当场表示一定会替宁安说好话。

  仲豪一见宁安,便询问宁安为何如此痛恨伯建,宁安赶紧跪在地上向仲豪表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仲豪。随后蓝恩主动在仲豪面前表示想收宁安在自己手下做事,仲豪闻言同意了蓝恩的请求。

  一日,华顺在南华宫院中扫地,伯建见状便上前与华顺搭话,并且询总华顺是犯了什么罪才被贬到南华宫的,华顺摇头表示自己年纪大了,早就记不清以前的事情了,同时言语中还透露着一股悲观的思想,伯建见状便拿过华顺手中的扫帚,一边扫地一边开导华顺要积极生活。

  太后得知伯建回宫,惊喜之余获知伯建被安排在南华宫居住,在强烈思念伯建的念头下,太后来找紫焉请求对方说服皇帝让自己与儿子相见,不料紫焉非但不帮,还冷言冷语挖苦太后,气得太后愤愤离去。

  一日伯建想见太后,却被几个太监阻拦在路上,伯建见状气恼不已,当场就想强行闯关与太后相见,韩瀛珠怕伯建惹出大事,劝说伯建暂时回宫,日后再做打算。

  蓝恩来向仲豪请示南华宫俸录如何发放,仲豪闻言便询问南华宫有几人,蓝恩透露除了原来的华顺以外,还有伯建,钱贤,蕴儿,韩瀛珠四人,仲豪得知韩瀛珠擅自做主搬入南华宫居住,当场便命令蓝恩只发放伯建一人的口粮。

  钱贤得知仲豪只发放一人的口粮之后,无可奈何的与韩瀛珠主仆二人商议对策,蕴儿表示可以出宫一次性购买一个月的口粮,钱贤忧心仲仲的透露蕴儿就算可以买足一月口粮,门卫却是不可能让蕴儿带太多的口粮进宫。三人商议无果之下,韩瀛珠决定找紫焉谈话。

  来到紫焉的宫中,韩瀛珠当场质问紫焉与仲豪为何只南华宫发放伯建一人的口粮,紫焉闻言冷言冷语反驳韩瀛珠,韩瀛珠见紫焉如此绝情,又气又恼之下转身离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一日蕴儿上街采购口粮,由于买得太多至使回程的时候掉落在地上,凌风见状便来帮助蕴儿,蕴儿则是自责个不停。

  蕴儿将口粮带回到南华宫之后,韩瀛珠与伯建一见多了这么多口粮,心中高兴不已。不过想到以后的日子,韩瀛珠依然忧心仲仲,一日韩瀛珠来找仲豪理论,仲豪当场邀请韩瀛珠品尝宫中的果粥,韩瀛珠非但不领仲豪的情,反而声严利色训斥仲豪为人过于狠毒。

  太后偷偷将一包糕点交到蕴儿手中,叮嘱蕴儿务必把糕点交到伯建手上,二人的行踪被黄莺发现,随后黄莺将事情经过告诉给了紫焉,紫焉闻言大喜,一边迅速派人捉拿蕴儿,一边派人通知仲豪。

  待仲豪与韩瀛珠一同到场,紫焉将证据拿出来,声称糕点是御膳房的,随后便要治蕴儿的罪,紧急关头中太后来到现场,当场透露糕点是自己送给伯建吃的。随后太后因为恼怒攻心昏厥在了当场。

  太医观察了太后的病情之后,透露太后患上了失心疯病症,昏迷中的太后一直咒骂紫焉不得好死,紫焉见状怒不可遏,当场就想惩治太后,却被仲豪拦住,喝令以后不得踏入太后寝宫一步。

  蕴儿由于操劳过度,一日在劳动过程中患病卧床不起,韩瀛珠与伯建经过一番商议,决定将刺绣拿到民间出售,以此换取银两买药医治蕴儿。钱贤则负责将草药偷偷带入宫中,经过几个人的周密行动,蕴儿的病得已治好。

  仲豪对宁安在白狄居住经历很是好感,命令对方每天都要到自己身边讲一些关于白狄以及伯建的事情,随后宁安偷偷来到南华宫窥探伯建等人生活情况,伯建与韩瀛珠生活得很是悦快,不时还发出一阵笑声,宁安见状嫉火中烧,暗中发誓一定要让伯建过不上好日子。不料刚发完誓,华顺发现了宁安的鬼祟举动,最后赶跑了宁安。宁安回到仲豪身边,故意无中生有声称伯建一直在南华宫说仲豪的坏话。仲豪信以为真,当场愤怒不已。

  宁安开始受到仲豪的宠爱,一日出门,宁安遇到蓝恩非但不行礼请安,反而态度嚣张的让蓝恩让道,蓝恩表面做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心里则发誓一定要惩治宁安。

  一日钱贤又悄悄携带草药回宫,恰好宁安负责守卫,宁安一见钱贤便拦住了对方,随后便从钱贤的衣袖中搜出了一包草药。一旁的凌风见状迅速过来帮助钱贤。宁安却完全不把凌风放在眼里,声称要治钱贤的罪,凌风质问宁安有何职权治钱贤的罪,宁安当场表示有皇帝的口喻。(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伯建获知钱贤被宁安逮住,只得赶到现场向看守士兵求情,好话说尽亦是无用。一日仲豪亲自来到南华宫探视韩瀛珠等人的生活,院中只有华顺一人,仲豪便向华顺询问伯建等人的生活近况,华顺透露伯建夫妻自从搬进南华宫之后,每日毫无怨言,生活得开心快乐。说话间韩瀛珠与蕴儿有说有笑从远处走来,一见仲豪在场,二人立即僵住了笑容。

  仲豪询问韩瀛珠为何私自拿着刺绣到宫外售卖,一旁的蕴儿见状赶紧透露自己生病,钱贤去宫外买草药的事情。

  宁安面对伯建的求饶得意洋洋,伯建心知不能跟宁安硬来,只得低声下气继续向宁安求饶,宁安得意忘形要伯建下跪,最后伯建差点跪地下宁安求绕的时候,仲豪忽然来到现场,当场声严利色命令宁安放掉钱贤。

  一日,蓝恩瞧见宁安与一个官员秘密会面,待官员离去之后,蓝恩将宁安叫到当场询问官员找宁安是因为什么事,宁安透露官员是来向自己求情,因为蓝恩要价太高,所以这位官员就找宁安帮忙,蓝恩闻言心中恼怒不已,当场警告宁安做事不要做得太绝,宁安则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丝毫不把蓝恩的话放在心中。

  匡杰的管家匡忠因为马车压死平民百姓的事情被仲豪治罪,事后匡杰越想心中越咽不下这口气,最后找到蓝恩,二人一合计,决定与凌展作对改立世子。

  隔天上朝,匡杰当场请求仲豪废除书杰改立希康为世子,仲豪一听匡杰要立自己的儿子为世子,心中欢喜之极,表面上却故意询问匡杰为何要立望康为世子,不等匡杰进行详细解释,凌展站出来当场反对匡杰的主意,匡杰则理直气壮与凌展在堂上争辩。仲豪一见二人争得不可开交,当场宣布容后再议。

  退朝路上,凌展当场指责匡杰背宗忘祖,同时表示自己一定要维护书杰的世子之位,其余官员亦纷纷指责匡杰祸乱朝纲。

  蓝恩主动来到紫焉宫中将朝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紫焉,紫焉闻言便询问蓝恩有多少人支持匡杰,蓝恩则表示大部份人都强烈反对匡杰的提议。

  随后紫焉来找见仲豪,询问仲豪在朝上发生的事情,仲豪透露匡杰的提议一出,立时遭到了大部份官员的反对,话才说完有人送来奏折,仲豪拿到手中一看全部是地方官员联名反对立希康为世子的内容。仲豪看完奏折对紫焉表示隔日再在朝会上与官员商议另立世子的事情,紫焉闻言担心朝中官员反对,仲豪则信心满满的表示到时自有办法。(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隔天,凌展与匡杰为了立谁为世子继续在朝会上进行强烈的争辩,待退朝之后,蓝恩来到仲豪的寝宫,递上一个本子给仲豪看,仲豪一看全是反对者的名字和赞成者的名字,随后仲豪吩咐蓝恩处理反对者和赞成者的官职,反对的降级,赞成的升官。最后,仲豪决定将守益唤回王城壮大自己的声势。

  守益在城外得知皇帝邀请自己回王城的事情之后,当场与弟弟进行了一番商议,第二天守益回到府上,故意关门不见蓝恩与匡杰,蓝恩与匡杰心知守益故意在耍性子,于是耐心的等待守益接见,最后守益终于接见了蓝匡二人。

  守益一见蓝匡二人当场指责二人不向自己打声招呼不私自行事,蓝恩见状辩解自己与匡杰是在唱白脸,如今守益一回来,自然可以扮演红脸角色,守益一听蓝恩说得在理,当场消解了心中怒气。

  宁安来到紫焉宫中呈报守益回京城的事情,并且建议紫焉亲自上门请求守益帮忙,如此一来,希康被立为世子的机会将会更大,紫焉听取了宁安的建议,当晚来到守益的府门,守益一见是太后驾到,赶紧诚惶诚恐迎接太后入内。

  紫焉进入守益的宫中之后唤退下人,接着便请求守益拥护自己,守益当场表示自己还有亲朋好友想要做官,紫焉见状保证只要自己的儿子被立为世子,日后守益的亲朋好友一律跟着享受荣华富贵。守益闻言立时表态答应拥护紫焉。

  隔天上朝,凌展继续与匡杰进行强烈争辩,仲豪见二人争得不可开交,便询问守益的意见,守益当场表示拥立希康为世子,凌展见状责骂守益为了自身利益出卖祖宗,守益被凌展骂得恼羞成怒,当场就想杀害凌展,一旁的凌风见状迅速站出来保护自己的父亲。

  蕴儿将朝会上的事情告诉给了伯建,伯建得知事情经过之后,与韩瀛珠一商议,决定先让韩瀛珠去找孙夫人,安慰孙夫人不要慌张,随后韩瀛珠来到孙夫人府上,孙夫人一见到韩瀛珠,立时请求韩瀛珠一定要帮助自己,同时表示只要儿子安全,不做世子的位置也无妨。随后韩瀛珠又来看望太后,太后神智有些不清醒,声称见到了先祖,同时透露自己不久以后也要去跟先祖见面,见太后落到如此地步,韩瀛珠心情悲痛无比。

  凌展与守益在朝会上僵持不下,凌风声称要与守益一比高低,守益闻言迅速摆开驾势要与凌风决斗,紧急关头中伯建与钱贤闯进了殿堂。满朝文武百官一见太上王来到,赶紧向太上王问安,伯建见百官向自己问安,赶紧谦和的回礼。(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凌展与守益为了立谁为世子之事争执不下,伯建忽然来到殿堂,当场向仲豪弯腰施礼请求仲豪立自己的儿子为世子,仲豪闻言心中狂喜,表面上却做出一副为难的神色,声称立世子的事情要经过满朝百官同意才行,伯建见仲豪故意推辞,当场跪在地上请求仲豪同意自己的提议。

  仲豪见伯建心意已决,环视全朝询问百官是否还有异议,凌展父了二人见伯建主动让贤,自是哑口无言不便再多说什么。仲豪见百官无人再反对,当场宣布废除伯建儿子世子之位,另立希康为世子。伯建随后请求仲豪以后不要再为难自己的儿子和妻子,仲豪当场宣布对伯建妻儿进行封赏,即日调往新封地。

  孙夫人领着儿子前往新封地之时,韩瀛珠与蕴儿来相送,提及儿子被废除世子之位,孙夫人对伯建颇有微词,韩瀛珠则替伯建说话,解释伯建之所以如此做,实在是迫不得已。

  一日,华顺在院中扫地,恰好伯建也在场,华顺趁着扫地的功夫跟伯建述说起自己的经历,早年时候华顺得罪了一位娘娘才被贬到此处,事后华顺对娘娘痛恨不已,待娘娘也变贬入冷宫上呆自尽之后,华顺反倒没有报仇的喜悦感。

  不久之后,华顺一病不起,临终之前表示自己不枉此生,最后,华顺叮嘱钱贤等人悄悄火化自己,自己病死的消息也不要上报给朝廷,如此一来,钱贤就可以领用华顺的俸录。伯建等人见华顺如此有情有义,人人无不为华顺的离去感到痛心。

  一日,紫焉在宫中午睡,希康吵着要吃糕点,紫焉便吩咐黄莺去取糕点,随后紫焉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希康见母亲入睡,一个人独自蹦蹦跳跳跑出了寝宫,穿过走栏来到池塘,希康一失足掉入水中溺亡。

  紫焉醒来之后不见希康踪影,遂命人在宫内宫外寻找儿子踪影,最后有太监从池塘中打捞出了希康的尸体,紫焉目睹小儿溺亡,一时无法接受事实当场嚎哭起来,随后有太监将事情报告给了仲豪,仲豪听闻小儿丧命,当场有如晴天霹雳一样。

  来到事发地点,仲豪悲痛万分,当场吩咐手下人将妻子宫中的太监和宫女全部处死。宁安见状哭天抹泪抚慰仲豪节哀,岂料遭到仲豪一记狠狠的耳光。

  事后仲豪在朝上当场宣布全国服丧十日,服丧期间民众不得玩乐,不得婚娶,不得进行一切玩乐活动。

  韩瀛珠获悉康溺亡之事,主动来到灵堂前拜祭希康,紫焉见韩瀛珠来拜儿子非但不领情,反倒对韩瀛珠恶语相向,同时表示无论如何不会让书杰重新坐上世子的位置。(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希康刚死不久,太后亦随后逝世,凌风来到南华宫,见到蕴儿之后,将太后逝世的消息说了出来,蕴儿闻言当场大惊。

  伯建正在院中与韩瀛珠谈话,钱贤神色匆忙回来报告太后逝世的消息,伯建闻言险些跌坐在地上。随后伯建只身一人来到太后寝宫入口处,一见入口处有守卫守护,伯建当场请求守卫放自己入宫祭拜母亲。此时仲豪从太后寝宫走了出来,一见伯建面色立时阴暗无比。

  伯建上前请求仲豪放自己入宫看望太后,仲豪却声严利色训斥伯建,将以往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了伯建身上,伯建见仲豪如此绝情,只得跪在地上不停恳求。韩瀛珠来到现场见伯建被拦挡在外面,心中愤愤不平转而去寻找仲豪评理,宁安一见韩瀛珠来找仲豪,当场拦住韩瀛珠想要为难韩瀛珠。韩瀛珠声严利色训斥宁安若敢为难自己,日后定在仲豪面前进言对宁安进行降职处理,宁安闻言只得放韩瀛珠入内。

  韩瀛珠来到仲豪寝宫,仲豪呆呆一人坐立在案前,韩瀛珠上前指责仲豪不近人情不让伯建看望太后,仲豪将满腔委屈述说出来,随后跪在地上抱着韩瀛珠的双腿痛哭不止。

  伯建与钱贤原地烧纸,一边苦等韩瀛珠的消息,蕴儿从远处赶来,向卫兵透露仲豪同意让伯建看望亡母,但不能守灵过夜。

  宁安悄悄窥探仲豪与韩瀛珠的动静,随后来到紫焉宫中报告了情况,紫焉一听自己的夫君正与韩瀛珠相拥而泣,当场悲愤万分,拿起一把长剑就向仲豪宫中奔去。

  紫焉闯入仲豪寝宫的时候,仲豪依然抱着韩瀛珠哭泣,一见紫焉出现,二人当场大惊,韩瀛珠赶紧对紫焉解释要对方不要误会,紫焉却是不听,怒火中烧之下挥剑要来刺杀仲豪,仲豪见状迅速拦挡在韩瀛珠面前,长剑刺中了仲豪的胳膊。

  宫外的下人闻声跑进来抓住了紫焉,等众人离去,韩瀛珠迅速替仲豪包扎伤口。

  紫焉由于失去儿子整个人变得疯癫无比,入夜在宫中四处寻找儿子,仲豪在远处看着疯癫的妻子,喝令下人将妻子带回宫中安息。

  仲豪将宁安唤到身边,审问是不是宁安通风报信,所以自己的妻子才闯入宫中杀韩瀛珠,宁安失口否认,仲豪不信,将宁安喝退之后,仲豪对比自己与伯建,顿时再次觉得自卑。

  隔天,仲豪将蓝恩与匡要唤入宫中,蓝恩二人一见皇帝遮遮俺俺,仲豪心知二人是有意不愿意见自己,当场质问蓝恩为何不愿意来见自己,蓝恩一手捂面吞吞吐吐声称自己生了大病。(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仲豪痛失爱子,又见蓝恩与匡杰借故躲避自己,仲豪恼怒之下将蓝匡二人唤到了寝宫,随后仲豪严利对二人进行了一番训斥。

  事后蓝恩与仲豪回到府上,二人当着守益的面谈起仲豪的态度,不由愤怒不已,思来想去,经过一番商议,蓝恩提出造反称王的主意,守益闻言声称事情过于重大,得回家好好考虑一下。

  宁安多日不见华顺在院中扫地,于是起了疑心,叮嘱发送俸录的太监借机打听一下华顺的下落,太监闻言答应替宁安好好查一下华顺的情况。

  趁着来南华宫发放俸录的时候,太监当着钱贤的面希望华顺签一个字,以此证明领取了俸录,钱贤闻言以华顺重病在身不便见人为借口支走了太监。

  事后宁安来到仲豪寝宫,开口便声称自己看到了伯建造反的行为,仲豪心知宁安一直都非常痛恨伯建,哭笑不得之下喝令宁安退下,宁安刚刚退到门外再次返回向仲豪下跪,同时建议将南华宫的大树砍掉,以防伯建爬到树上打探信息。仲豪闻言没有否认宁安的建议。

  事后宁安拿着仲豪的圣旨来南华宫宣读,伯建一见又是宁安从中做梗,当场气得指责起宁安来,宁安却是得意洋洋完全不把伯建放在眼中,一旁的钱贤则在暗中发誓一定要除掉宁安。

  仲豪来探查妻子的病症,太医透露只要把与紫焉有过节的人请来,对紫焉进行劝慰,紫焉的病就会治愈得快。仲豪闻言来找韩瀛珠,并且说出了心中的打算,韩瀛珠一见是帮助紫焉治愈病症,当即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

  随后韩瀛珠来到紫焉的床边,紫焉一见韩瀛珠神色慌张,随后从床上下来跪在韩瀛珠身边请求原谅,韩瀛珠将紫焉抱中怀中柔声安慰。

  一日蕴儿出宫购物与凌展相遇,钱贤心知自己是多余的,于是借口有事离去,以此让二人好好谈话。凌展与蕴儿谈完心事之后送其回宫,行至甬道的时候,蕴儿不不心拦住了守益的马车,守益一见蕴儿长得花容月貌,遂下车询问可否伤着了蕴儿,蕴儿无心与守益谈话,随便敷衍一句话离开了甬道。

  隔天,守益向蓝恩打听蕴儿的住处与名字,经过一番询问,守益终于得知蕴儿住在南华宫,随后守益便来到了南华宫,恰好遇上了蕴儿,守益便上前借口之前马车的事情向蕴儿道歉,这一切全被宁安看在眼里。

  事后宁安回到宫中向仲豪报告了看到的一切,最后宁安借口将钱贤抓住,带到了地牢里面,然后恐吓钱贤一定要按自己的要求做,钱贤见状计上心来,当场表示做事要有条件。(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钱贤故意向宁安提出二个条件,一是向皇帝求情复原自己的官职,二是要得一千两黄金。宁安信以为真,当场签下保证书答应了钱贤的条件。

  事后宁安将钱贤押至仲豪宫中,当着守益以及伯建的面将钱贤写好的招供书交到了仲豪手中,仲豪看完供书询问钱贤是否真有其事,钱贤当场否认供书不是自己写的,一切都是宁安逼迫自己写的。接着钱贤还从衣袖中取出了宁安写的保证书。守益一见宁安陷害自己,当场请求仲豪杀掉宁安,仲豪起身来到蓝恩身边咨询蓝恩的意见,蓝恩亦表示要杀掉宁安。仲豪回到案前,宣布革除宁安御前太监的职。

  守益见仲豪竟然偏护宁安,心中极是不满。

  事后仲豪领着宁安往别处而去,路上仲豪狠狠给了宁安几个耳光,宁安虽然被教训了,但依然请求仲豪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钱贤与伯建回到南华宫,提起之前的事情,钱贤透露守益是一个值得来往的人,伯建亦对守益有些许好感,于是吩咐钱贤带上蕴儿的刺绣拜会守益。

  守益在家中与蓝恩提及宁安的事情皆是一肚子气,二人正在谈话的时候下人忽然来报,透露钱贤来访。蓝恩见状便藏到旁边回避。钱贤随后而来,说了几句感谢词之后,钱贤将蕴儿的刺绣掏出来,送给了守益。守益一见是蕴儿绣的刺绣,高兴得当场向钱贤表示自己愿意效命于太上王伯建。

  待钱贤一走,宁安从旁边走出来,看到守益手中的刺绣,笑称太上王果然是想拉拢守益。

  苏亚数月不见伯建,难免升起相思之苦,最后,苏亚来到伯颜的营账前,请求伯颜让自己去卫国集市进行通商活动,伯颜心知苏亚去卫国是想见伯建,当场拆穿了苏亚的谎言,不准苏亚去卫国。

  苏亚不得已之下在阿吉的帮助下乔装打扮来到了卫国。在一间客栈落脚之后,苏亚派出阿吉寻找凌风等人,恰好凌风就在附近巡游,一见阿吉来到,凌风喜出望外。阿吉将凌风带到了苏亚面前,凌风这才知道苏亚是想来看望伯建。

  在凌风的帮助下,苏亚乔装打扮混入南华宫与伯建夫妻相见,随后苏亚透露将伯建等人带回白狄生活的想法,伯建早就不想再在南华宫待下去,听完苏亚的计划便找到韩瀛珠进行劝说,最后韩瀛珠也同意了伯建的打算。

  入夜,伯建等人穿上守卫服装,悄悄走出了南华宫,宁安在远处看得真切,赶紧火速报告给了仲豪。仲豪开始的时候还不相信宁安的话,最后见宁安焦急万分不像是说谎,这才带上士兵出宫拦截伯建等人。

  伯建等人来到城门不远的地方,四面的城楼上忽然出现了许多伏兵。(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伯建等人刚刚来到城门口,四周城楼忽然出现了许多弓箭手,仲豪居高临下看着伯建等人。伯建心知难以逃走,当场询问仲豪有什么要求,仲豪见伯建询问自己,当场表示想要韩瀛珠。苏亚一见仲豪如此无耻,当场声严利色对其进行斥责。

  此时忽然有人向仲豪急速来报,透露仲豪妻子失足跌入池塘中溺死的消息,仲豪闻言顾不上惩治伯建等人,当场急急离去。宁安一见皇帝离去,立即命令士兵射杀白狄人,苏亚与阿吉面对雨点般的飞箭,最终死在当场。

  仲豪回宫见自己的妻子,妻子已经死去多时,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仲豪经历了丧子之痛,如今又经历丧妻之痛,一时之间再也无法把持情绪,当场痛哭起来。

  伯建与韩瀛珠回到南华宫,回忆起苏亚惨死的画面,伯建当着韩瀛珠的面发誓一定要为苏亚报仇杀掉仲豪。

  仲豪因为承受不了丧妻之痛病倒在床上,蓝恩与宁安前来请命,仲豪交待蓝恩暂时把国事交由凌展监管,蓝恩闻言询问仲豪是否再找一个官员压制凌展,仲豪没有采纳蓝恩的建议,当场表示自己相信凌展。

  恢复身体健康之后,仲豪来妻子的灵堂进行奠念,韩瀛珠见状便劝说仲豪不要伤心过度,仲豪则透露自己自从登上王位,从来就没有开心过。事后仲豪将韩瀛珠领到妻儿丧命的池塘边,透露要将池塘掩盖掉,随后仲豪还对韩瀛珠表示,以后伯建夫妻二人想去哪就去哪,自己再不阻拦。

  韩瀛珠闻言喜不自禁,赶紧回到南华宫把仲豪说的话告诉给了伯建,伯建却是依然坚持要为苏亚报仇。

  额森得知妹妹苏亚死于卫国,悲痛万分之下召来将士们一起商议,随后便集合了几万大军直攻卫国的美人关。

  仲豪得知白狄人攻打美人关的消息,便向蓝恩询问守益的行踪,蓝恩透露守益因病在家中休养,仲豪心知守益是借故不来,于是命令蓝恩前往守益家中,并且问其有何条件。

  守益得知仲豪求助自己,当场对蓝恩表示想娶蕴儿为妻,蓝恩把守益的想法告诉给了仲豪,仲豪便拟了一道圣旨下令蕴儿嫁与守益。

  凌风得知消息之后迅速来找蕴儿,得到韩瀛珠的允许之后,二人火速往宫外奔逃,不料才走出南华宫不远,仲豪令着凌展等人拦在了路上。

  凌展一见儿子为了儿女私情置国家存亡不顾,当场训斥起儿子来,凌风则是苦苦请求父亲和皇帝不要将蕴儿许与守益。蕴儿见皇帝心意已决,悲痛之下只得劝说凌风不要再挂念自己。(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韩瀛珠在南华宫与伯建紧急商议蕴儿的事情,提及蕴儿,韩瀛珠始终不忍心将其送与守益。伯建的意见却跟韩瀛珠相反,韩瀛珠心知找不到其它办法解决蕴儿的事情,于是来到院落中找到蕴儿,对蕴儿透露出了自己的无奈。蕴儿却是深明大义表示愿意嫁与守益。仲豪见蕴儿愿意顺从自己的旨意,当场叮嘱下人要以公主出嫁的方式对待蕴儿。

  凌风得知蕴儿要嫁给守益的事情之后,当场就想杀掉守益,凌展只得苦口婆心劝说凌风,随后凌展还跪到了地上,凌风一见父亲下跪,只得放弃了杀害守益的想法。

  蕴儿如期嫁与守益,婚礼当晚,守益满心欢喜来到蕴儿身边摘下了蕴儿的头巾,当守益想脱掉蕴儿的衣服,蕴儿却阻止了守益的行为,然后问守益何时发兵支援美人关,守益闻言当场表示次日便出兵,蕴儿闻言这才同意与守益行房。

  第二天,守益调集大军出征美人关,不久之后,蓝恩兴高采烈的来向仲豪报告守益大胜的消息。仲豪闻言心中也是非常欢喜,随后带领百官出城迎接守益。

  守益故意很晚才回来,一见皇帝等人迎接,当场质问在场官员为何不向自己下跪。蓝恩见状便将守益的意愿告诉给了仲豪,仲豪虽然心中恼怒,碍于守益打了胜战,只得当场命令百官下跪迎接守益,

  守益居功自傲的行为惹来百官不满,同时也让宁安强烈不满,宁安在仲豪面前指责守益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并且劝说仲豪革除守益的军权。事后仲豪摆开酒宴招待守益,守益在酒宴上当场要求仲豪奖赏自己的几个部下,仲豪以酒宴上不谈国事为借口推脱守益的要求,不料守益直接从案前起立。来到仲豪面前强行请求仲豪答应自己的要求。此时蓝恩见状便劝说仲豪答应守益的要求,仲豪只得忍着怒气答应了守益的要求。

  待守益一离去,宁安捧着许多奏折来找仲豪,仲豪一看全部是百官批评守益的奏折。

  蓝恩与匡杰来到守益的府上,将百官对皇帝上书批评守益的消息告诉给了守益,守益闻言满不在呼,声称大不了造反。蓝恩与匡杰则劝说守益不要轻举妄动,随后劝说守益暂时把军权转给几个亲信部下。守益闻言同意了蓝匡二人的提议。

  隔天守益来找仲豪,当场要求仲豪革除自己的兵权,仲豪闻言求之不得,当场同意了守益的请求。事后仲豪担心守益的部下会威胁自己,宁安则劝说仲豪不要担心,认为守益的几个部下都不成气候,不足以威胁皇帝。(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蕴儿回到南华宫探视韩瀛珠,韩瀛珠询问蕴儿在守益家中过得如何,蕴儿透露虽然嫁与守益,心中想念的人依然是凌风,随后蕴儿辞别韩瀛珠回府,路上与凌风相遇,凌风一脸憔悴,一见蕴儿便问蕴儿过得如何,蕴儿眼见心上人为自己变得憔悴,心中一酸抱住凌风痛哭起来,凌风则表示以后只要经常能在宫中与蕴儿谈谈话就满足了。

  宁安劝说仲豪除掉伯建,以免威胁皇座,仲豪闻言听从了宁安的建议,隔天上朝的时候,一官员当场提出立书杰为世子,仲豪一听不由分说便命人将官员拉殿外斩首,凌展见状想替官员求情,仲豪当场宣布以后再有人提另立世子的事情,一律斩首。随的仲豪向所有官员暗示所有的一切都是伯建在后面操纵。

  钱贤紧急将朝会上的事情告诉给了伯建,伯建闻言心急如焚,于是便让韩瀛珠去仲豪住处探查究章,韩瀛珠来到仲豪宫中,宁安正在旁边侍奉仲豪,韩瀛珠一见宁安也在只得闭口不语,仲豪见状便将宁安唤出了门外,韩瀛珠这才来到仲豪身边,一见仲豪喘气不停,但询问仲豪的病情,紧跟着韩瀛珠也咳起了嗽,仲豪一见便关心询问韩瀛珠身体状况,话才说完忽然咳出了一滩血在被盖上,韩瀛珠一见立即来扶仲豪,仲豪当场叮嘱韩瀛珠不要把自己咳出血的事情告诉给别人,以免卫国上下混乱。

  事后韩瀛珠回到家中,将事情经过告诉给了伯建,伯建一见韩瀛珠去仲豪府上什么事情都没说,当场埋怨韩瀛珠过于心软。事后宁安带着圣旨声称伯建犯了造反罪,然后将伯建带到了仲豪的宫殿。

  伯建一见仲豪忽然变得疯疯癫癫,还将仲豪看成是宁安,仲豪一见伯建发疯,仔细观察了伯建一会之后命人将伯建关押起来。

  韩瀛珠获知伯建被关押的消息,只身来寻找仲豪理论,还大骂仲豪无情,仲豪回到宫中左思右想,解定放掉伯建,宁安则极力劝说仲豪不要放掉伯建。仲豪决定再次观察伯建是否是真的疯掉,一日来到关押地点探视伯建,宁安拿出一个面包要伯建吃,伯建却把面包看成是马粪,然后拿着马粪大吃起来,仲豪见状便放掉了伯建。

  伯建回到南华宫之后,恢复了正常状态,蕴儿一见伯建是装疯,当场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伯建经历了关押之后,当着钱贤等人的面发誓一定要除掉仲豪。

  宁安秘密写了一封信给伯颜,请求伯颜出兵攻卫,伯颜已是身患重病,在妻子的劝说下,伯颜放弃攻打卫国的打算,然后宣布自己死后儿子继承王位。(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仲豪生病休养期间,宫外时常发生士兵作乱杀害百姓的事情,蓝恩与匡杰便来宫中报告兵乱的消息,仲豪闻言向二人征询意见,蓝恩表示得需要重新立守益为大将军,以此镇压兵乱,仲豪闻言只得依从了二人的建议。

  守益重新成为大将军之后,当天来到军营拿凌展身边的将士开刀,把兵乱的事情转嫁到凌展旗下的将士身上,凌展获知守益公报私仇拿自己旗下的将士开刀,气得不知如何是好。

  一日蕴儿与凌风相见,并且将缝制好的一件披风送与凌展,不远处的蓝恩将二人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事后蓝恩把事情经过告诉给了守益,守益闻言心中愤怒不已。待蕴儿回来之后,守益叫住蕴儿透露自己的披风坏了,希望蕴儿为自己做一件,蕴儿闻言答应替守益做一件披风。待蕴儿离去,蓝恩从隐藏处走出来,询问守益为何不问蕴儿的罪,守益当场表示自己不忍心责怪蕴儿,只是对凌风恨之入骨,誓要除掉凌风。

  隔天蕴儿又与凌风相见,蕴儿感觉二人偷偷相见始终对不起守益,于是向凌风表示守益对自己很好,以后二人不能再相见了,凌风闻言痛苦万分,此时一旁忽然冲出一群士兵,当场将凌风捉拿住,守益分开人群走到蕴儿身边,大骂蕴儿不守妇道,同时抽剑要杀蕴儿,蓝恩见状便劝说守益不要在宫中开杀戒,守益闻言放下了宝剑。

  回到府上之后,守益命令蕴儿从此往后不得再去南华宫,然后守益押着凌风来向凌展问罪,在守益的紧逼之下,凌展只得下跪向守益认错,守益得寸进尺,当场命令二个手下仗击凌风40大板,随后便询问凌展是否应该革除凌风的职,凌展无奈之下只得同意,守益趁机便让蓝恩接替凌展的职位。

  守益来找伯建,向伯建透露必须杀掉凌展,伯建闻言心中为难之极,在守益的逼迫下,伯建只得同意守益杀掉凌展的要求。

  隔天守益与蓝恩等人秘密商议造反计划,话没说完门外忽然传来响声,众人开门一看只看到蕴儿飞奔的背影,守益见状迅速拿起一把弓箭追了出去,来到府外,蕴儿骑马跑出了百米开外的地方,守益举弓对准蕴儿忽然犹豫起来,蓝恩见状催促守益杀人灭口,不然所有人都要被杀头,守益只得射箭杀死了蕴儿。蕴儿负着箭伤骑马来到凌府,凌风一见蕴儿受伤迅速将其放到地上,蕴儿便将守益造反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完话便没了知觉。

  随后守益带领一群士兵直奔南华宫而来,伯建穿上盔甲从屋内走了出来,守益等人一见伯建出来,高呼陛下当场跪在了地上。(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伯建带领蓝恩等人直奔仲豪内宫而来,刚到城门口,城楼上忽然涌现出一大批军队,为首的是凌展,蓝恩见状劝说伯建只有硬拼,伯建闻言命令士兵强行攻城。

  凌风失去心上人之后,将满腔怒火发泄在了守益身上,恰好守益正奔宫门而去,凌风在路上拦截住了守益,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双方立时展开了决战,从晚上杀到天亮依然不分胜负。

  凌风由于蕴儿之死拼尽全力与守益博杀,奈何守益人数众多,最后凌风被守益的士兵用刀枪团团架住无法动弹。

  伯建见城门久攻不下,遂骑马行至城楼下面,高声宣布自己才是正统的卫王,同时批评指责仲豪犯下的罪行,凌展见状无言以对,伯建则对凌展表示如果不放自己入宫,大可一箭射杀自己,凌展心知一切都是上天安排,只得忍着热泪打开城门放伯建的部队入宫。

  伯建的部队将仲豪的行宫团团包围,随后蓝恩拿着圣旨来找仲豪,宁安一见就想阻拦蓝恩,不料反被蓝恩派来的士兵抓在了当场,宁安一见自己被抓,当场质问蓝恩是否要造反,蓝恩则光明正大的表示确实是要造反。宁安一见蓝恩得势赶紧跪在当场请求对方饶命,蓝恩闻言吩咐士兵带走了宁安,然后来到仲豪床前宣读圣旨,仲豪一见蓝恩如此大胆,遂从床上坐了起来。

  此时伯建穿着一身华丽的王服走了进来,仲豪一见伯建恢复如初,方知伯建当初是在装疯卖傻,随后韩瀛珠也走了进来,并且劝说伯建不要杀害仲豪,伯建在韩瀛珠的劝说下终于对仲豪网开一面,将仲豪安置在南华宫居住。

  伯建正式继位,随后便对蓝恩等人进行封赏,封赏完毕之后,守益当场要求伯建斩杀凌展父子,伯建则是没有当场表态。

  伯建来南华宫看望仲豪,仲豪忽然对伯建说出心中话,透露自己成为皇帝之后每晚都做恶梦,话才说完韩瀛珠走了进来,劝说伯建将仲豪安置在条件好的地方居住,伯建却当场强行命人送走了韩瀛珠。

  又一日上朝,守益逼问伯建为何不治凌展父子的罪,蓝恩与匡杰见状亦帮着守益一起逼问伯建,伯建先是不答应,咨询钱贤的意见,随后被守益逼得没有办法,只得同意杀掉凌展父子。

  随后伯建去探视生病的韩瀛珠,韩瀛珠依然挂念凌展父子的安危,请求伯建不要杀掉父子二人,伯建只得传了一道圣旨宣布保全凌展父子二人。

  凌展父子被守益五花大绑缚在宫外,面对守益,父子二人依然神情自若丝毫没有一丝害怕之意。(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斩首时辰已到,守益吩咐手下人斩杀凌展父子二人,紧急关头中,钱贤飞马来阻止斩首,守益见钱贤来到,依然命令手上人杀掉了凌展父子二人,钱贤下马见凌展父子二人遇害,又气又急当场质问守益为何明知圣旨到还要杀人,守益则声称没听到,然后离开了现场。

  钱贤悲痛万分回到了宫中,伯建正在批阅奏折,钱贤含着眼泪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伯建闻言愤怒不已,当场询问钱贤可有法子除掉守益蓝恩匡杰三人。

  事后钱贤来到守益府上,正好蓝恩也在,钱贤便哄骗守蓝二人,谎称匡杰没有通知二人就私直呈送奏折给伯建,守蓝二人闻言对匡杰又气又恼。

  随后守益便带领士兵包围了匡杰的家,匡杰被几个士兵押着来到了院子中间,此时钱贤出现,当场宣布匡杰犯了造反罪,皇帝命令守益就地处决匡杰,匡杰闻言大声提醒守益不要中了皇帝的离间计,守益却是不听,当场挥剑杀死了匡杰。

  事后钱贤在退朝路上与守益走在一起,并且透露蓝恩趁着抄匡杰家的时候私吞了所有金银珠宝,守益闻言愤怒万分,发誓一定要除掉蓝恩。

  随后守益来找蓝恩,蓝恩面对守益得意洋洋,完全不将守益放在眼里,一日深夜,钱贤找到蓝恩,假意声称皇帝有请,蓝恩不知有诈便跟随钱贤走进了一条小路,钱贤忽然又称走错路要另换一条路,蓝恩见状起了疑心,不等蓝恩返回折回,一伙士兵包围住了蓝恩,守益从一旁走了出来,当场吩咐士兵用铁链绞杀了蓝恩。

  守益杀掉蓝恩与匡杰之后,方才感觉自己中了离间计,一日伯建邀请守益入宫喝茶,守益与手下人一商量,决定进宫赴约。

  来到宫中之后,伯建在一座阁楼下等待守益,守益大大列列来到了伯建身边,与伯建聊起天来,伯建劝说守益要知足赶紧收手,守益闻言哈哈大笑,当场表示自己握有兵权,就是伯建本人也奈其不得,此时钱贤忽然从一旁冲过来挥剑刺杀守益,守益只得转身面对钱贤,伯建趁想抽出一把短刀结果了守益的性命。

  伯建除掉三人之后,一日找到了母亲的遗书,母亲在遗书内透露遭到仲豪下药毒害,以及韩瀛珠被仲豪沾污。伯建看完遗书怒不可遏,不顾钱贤的劝阻提剑直奔南华宫。

  韩瀛珠获知消息紧急劝说仲豪离开南华宫,此时伯建来到二人身边,并且将遗书传与二人阅读,随后伯建举剑刺杀仲豪,不想却将拦挡在仲豪面前的韩瀛珠刺中,仲豪一见韩瀛珠为自己而死,亦握紧剑柄一推连同自己一起刺中。随后二人倒在了当场。

  伯建一见爱人和兄弟都离自己而去,悲愤中为二人造好灵位,祭拜完后自己亦饮毒酒自尽。(原创剧情,转载请注明出处!)

筠筠信息网